[米耀]到底是一见倾心还是日久生情?-4

上篇这里

天空灰蒙蒙如同被撒了掺水的墨汁,街道上人少的可怜,分明时间不算太晚,但或许是看天公不作美,也都各自早早回家了,一条街上即使有着照明灯的映衬,也完全没有热闹的意思。


王耀快步走进超市,朝着熟悉的方向前进。巧克力,可乐和鸡胸肉,他默念着需要的食材的名字,手上比起以前有些慌乱,没来得及看土豆有没有坏掉就塞进袋子,破天荒的买了冻肉。


他走向了薯片的柜台,心思却在离开前的那个电话上。上一次那个人打电话来,是王耀父亲入狱,这次应该是要把他女儿接走了吧。他伸手朝着熟悉的原味薯片伸手,这时另一双拿薯片的手伸出来,王耀不知为何打了个激灵,扭头对上熟悉的蓝色眼睛。


“好巧啊……。”

“没想到你也喜欢吃薯片,”阿尔弗雷德对王耀笑了笑,又看了眼对方的篮子,“杏仁巧克力里面的杏仁没那么好吃哦。”


王耀低低头看见了那两条巧克力,要不是一个手拎着篮子一个手还伸在空中,他还真想捂脸泪目一下。拿错了。他本来都目标是原味巧克力。

看着王耀的眼神,阿尔弗雷德明白了什么,“你喜欢什么味道的,我马上也要去拿巧克力,我帮你换掉。”

“阿尔弗雷德,你不会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吧,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王耀看着阿尔弗雷德认真的一个手指着自己一个手指着王耀的样子,不由得笑了。


阿尔弗雷德故作认真一样摇摇头,“蛔虫太恶心啦,我不喜欢虫子……谁让你想的什么都写在脸上了。”


王耀愣了一刻,随后向阿尔弗雷德眼神示意,“要原味哦。”阿尔弗雷德比了个OK的手势,拿着那两个巧克力消失了。


真有活力啊,王耀在心里感叹,什么时候能也积极向上点就好了。伸向饼干的手顿了顿,或许夹心的更好呢?他扭头过去,看见一个身材有些胖的男人正在扫荡夹心饼干。他下意识的向旁边靠了靠,却是不小心碰到了自己的脚。脚趾和货物架猛的碰在一起的感觉的确不怎么样,王耀皱了皱眉头。



阿尔弗雷德来了,把两条巧克力放在了王耀的篮子里面。“买好了?薯片怎么不拿上?”阿尔弗雷德小心的问着。他去拿巧克力的时候一直想,或许这就是缘分吧,出来买零食也能遇见他。而且王耀似乎,对原味的一切零食都有着什么执念一样。听到阿尔弗雷德的话,王耀不得不拿起了原味薯片。


“咦,你买了生菜……?是妈妈让你买的吧?”

“你怎么知道?!不过是姑妈让帮买的,我今天要去她家,她喜欢生菜。”

“你不像是喜欢吃菜的人——还有你刚刚那个生菜两个字的发音好奇怪哦。”

说笑间两个人来到了收银台。


大概是天公真的不想让王耀好过,刚出门,就是不大不小的雨。王耀不喜欢雨,湿哒哒的,总是容易让人生病,也会带来各种各样不好的东西。他和阿尔弗雷德对视一秒,莫名的默契让他们一起走向了旁边的长椅。



刚坐在椅子上,阿尔弗雷德就忍不住打开了巧克力的包装,掰了一块塞进嘴里。王耀看着他,“你很喜欢吃甜的吗?”



阿尔弗雷德慢慢的让巧克力融化在嘴里,对王耀漏出一个牙齿黑黑的笑,“甜甜的很好啊,是很幸福的味道呢。”


“下雨天也幸福吗?”王耀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想到家里的那通电话,并不能真的高兴起来。他已经没有了父亲,这次连妹妹应该也要没了吧,然后在心里叹息。一个人倒是没什么,就是很舍不得啊,他想。


阿尔弗雷德发现了不对。上次见到的王耀明明不是这样的。他记得王耀能面含笑意的邀请去他家做客,在图书馆里面,看着教师推荐书的他会无聊的打哈欠,会时不时的笑笑,会一脸尴尬的问阿尔弗雷德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而眼前的王耀,很麻木的样子让他觉得这是个替身一样。要是直接问原因,肯定不会真的告诉自己。然后阿尔弗雷德想了想,掰下一块巧克力塞到了王耀嘴里。

“试试你就会知道甜不甜了啊。”阿尔弗雷德弯弯眼瞳。

两个人对视了一会,巧克力在王耀的嘴里慢慢融化,他低下头,“晓梅的爸爸又打电话来了,明明晓梅不想把她的电话号码给他的,还居然打给我。那个人打电话来,从来没有好事,上次是我父亲入狱,上上次是生活费的事情。……是不是有时候上帝也喜欢和某人作对呢,阿尔弗雷德?”

雨没有停下的趋势,水的味道在空气中浅浅的扫荡,还好没有太大的风,两个人坐在长椅上吃着巧克力,王耀又看向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抬抬头,乌云遮挡住了月亮,高楼的灯光还剩下很多,路灯也坚持没有动摇。


“并没有呢。上帝是公平的,就像这两块巧克力一样,你和我都能吃到不是吗?可能现在你有点不太幸运,可能是上帝想给你一个惊喜,帮你把幸运攒起来了。”

阿尔弗雷德扭头注视王耀的眼睛。王耀涌出一种错觉,或许对方这时眼里的温柔是送给他的呢。“……谢谢你,”王耀低头看着地面,自己失落的样子和他有点格格不入了吧,“我……”

“把头抬起来啊,”阿尔弗雷德打断王耀,即使他不知道王耀是否喜欢被打断,“雨停了后,星星可是很好看的。”

秋天,少年们的热情洋溢,空气中干燥的泥土的味道,湛蓝色的天空和落叶,踩在上面酥酥麻麻的响声,是王耀此时心的声响。




自从上次从图书馆离开,阿尔弗雷德想明白了很多事情。坦然的面对每个人,才是他要拿出的态度,没必要在王耀面前那么约束,即使是自己在意的人,拘束太多反而说不定会被讨厌。

他如果主动向王耀伸手,那家伙应该不会拒绝。阿尔弗雷德知道,王耀一定没有注意到他和他在超市碰面的时候说的第一句话有些吞吞吐吐,让他把头抬起来的时候右手握紧了。

分别的时候雨其实没停,但王耀还是对他说了要快点回家,两个人只好在雨里面分别。王耀跑的飞快,头一直抬着,或许是在意阿尔弗雷德的话,或许是别的。

阿尔弗雷德在雨里漫不经心的走着,心里有点雀跃,又忍不住的怅然,缘分有点短,要是今天没去姑妈家就能一起回家了,但如果今天不去,又不会来超市。阿尔弗雷德把巧克力包装袋褪去,一口解决掉剩下的巧克力。


他们家的事情一定很复杂吧。阿尔弗雷德想。




王耀回到家,林晓梅闻声从卧室探了个头。王耀没看很清楚,林晓梅是不是笑着的?

“欢迎回来。”

王耀对妹妹笑了笑,转身走进洗浴间拿毛巾。

“……林…叔叔有跟你说什么吗?”

空气似乎是凝固一样,林晓梅没有直接接话。随后王耀听到了一阵脚步声,她来到了洗浴间门前,王耀这下看清楚了她的样子,她没有笑,没有每天的女孩子的活力。不用林晓梅说,他也明白了。

“帮我拿一下衣服好吗?”王耀轻声说,“马上放在门口架子上就好了。”

“哥...。”林晓梅忽然红了鼻子,她向里面走了两步抱住王耀,王耀顺势也摸了摸她的头,“有的话你不用说,我都知道。他什么时候来接你?”

林晓梅紧紧抱住王耀的手松了一下,“明天。”

评论
热度(16)
© ✘苏蓦安✘|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