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耀]到底是一见倾心还是日久生情?

上篇这里

看着王耀认真看书的样子,阿尔弗雷德忽然在心里感叹了下。

这人真好看。

王耀的确相貌生的不错,算得上校草级别的人物,一副面相干净利落,琥珀色的眼睛沉稳自信,黑发也很整洁——很好看。

似乎王耀是发现了来自阿尔弗雷德的目光,不知道为什么的竟然有些不适,便试探的问到:“不喜欢看书吗?”

阿尔弗雷德是个说话不过脑子的人,以前是,现在是,将来应该也是。

“你好看。”

王耀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字面意思?

阿尔弗雷德一时也没反应过来,自己说了多么惹人误会的话。王耀下意识的捏紧了即将翻过去的那一页书。

“……等等,你说什么呢……?”


王耀和弗朗西斯认识。

高一时从亚瑟嘴里不知道第多少次抱怨弗朗西斯多么讨人厌后,王耀终于忍不住了。记得那次他把运动会名单狠狠甩在桌子上,第一次对亚瑟发了火。他忍不住,山高的工作放着,为什么身为会长还会有功夫抱怨别人,这时候需要被大骂一通的难道不是该死的运动会或者校长吗?

“闭嘴吧你,弗朗西斯就算是讨人厌又怎么样?他现在不在这里打扰工作就快点一起来统计名单!”王耀拉着板凳放在桌子前,有些愤懑的一坐开始埋头整理名单。亚瑟不好说什么,王耀向来脾气不错,他都生气了,自己只得闭上了嘴。


然后很不应景的,弗朗西斯这时候路过学生会,从门口悠悠的叫了句:“亚瑟,哥哥我来…”“砰”!还没等弗朗西斯说完那句话,王耀便迅速的从座位上离开,走到门前“慢慢的”把门关上。


就这样王耀和弗朗西斯第一次在心里认识了彼此,也自然而然的在亚瑟的推荐下,正式认识。


不得不说,两个人的性子很合的来,即使第一次“见面”彼此之间没有留下很好的印象。但两个人毕竟还一起加入了美食部,那都是后来的事情了。


这都不重要,至少在这个属于王耀和阿尔弗雷德的故事里,重要的是,弗朗西斯在开学的时候,告诉王耀,阿尔弗雷德喜欢他。

弗朗西斯在彼此的心里种了个种子,任由它们生长。

王耀不信。这种玩笑弗朗西斯完全开的起,不记完全统计,至少弗朗西斯告诉王耀别人喜欢他,这种玩笑开过不下五次,还是不同的人。以至于王耀对这些人都感兴趣过。

但现在看来,他不得不信了。





此时此刻王耀不得不想到弗朗西斯在开学那天他们一起整理工具时,一脸正经的那句话。

“我听说阿尔弗雷德喜欢你。”

不会是真事吧。看着阿尔弗雷德一脸“我不骗你,你比较好看”的样子,王耀慌了。阿尔弗雷德瞬间把自己刚刚到话重新思考了一遍,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他有些慌的跟王耀解释,手也跟着忙乱了起来,“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阿尔弗雷德愣了愣,他是真的觉得王耀好看,还能说什么,知得编个别嘴的谎言糊弄过去,“没什么...只,只是自言自语!”


王耀当然不打算这样相信这人的话。当时邀请阿尔弗雷德来自己家就是因为感兴趣,现在看来,至少没做错选择。他看到阿尔弗雷德迅速的低下头,随意的翻书,发梢扫过耳尖,紧张了。

这是王耀从小到大第一次被“喜欢”。

这是阿尔弗雷德从小到大第n次被“喜欢”。

王耀心情其实有些奇妙,这很奇怪。他想到那天阿尔弗雷德说的孤单两字,明摆着的同情,他心情也明摆着的不爽。但此刻,王耀有点开心,或许是心里的虚荣,或许是自己有些小自恋,但他就是想:这人或许不错。

他难以控制的,嘴角扬起点笑容顺手把耳边的碎发勾到耳后。

阿尔弗雷德此时想挖个坑把自己活埋了。他怎么会说出那样的话?而这边,自己的大脑不争气的想起了王耀的样子,想起他的黑发,他的眼瞳,他的小虎牙。他忍不住的瞄了一眼王耀那边,看到王耀正笑。

要是这时候有阳光和风就更好了。





两人就这样欢散了第一次“约会”。

两个人心里也对某些事情有了底,也对某些事情需要好好考虑。

在那之后,阿尔弗雷德还是时常能想到王耀。想到王耀倒是没什么,他总在想到对方的时候挂上莫名奇妙的笑,无论什么时候都是那样。哪怕晚饭琼斯妈妈做了蔬菜沙拉,弗朗西斯拿他打趣,数学老师布置了多少作业,阿尔弗雷德只要想到王耀对他的两次笑,心里的欢喜就是遮掩不住。


很开心,想笑。

还有,“一见钟情”。





“王耀今天在美食部和我讨论你,他真的喜欢你啊?”

那次晚上放学,弗朗西斯忽然对阿尔弗雷德这样说。

阿尔弗雷德瞬间没反应过来,随口问了句:“不是你说他喜欢我的吗?”低头从书包翻找钥匙,见弗朗西斯忽然不出了声音,自己竟然有些紧张。阿尔弗雷德抬头看着弗朗西斯,下意识的咽了口水。

的确,他一开始以为是他的玩笑。甚至到现在,阿尔弗雷德都不清楚那是否是真话,可他心里希望,那是真的。

“你什么意思?”别说你是开玩笑,别说你是开玩笑,阿尔弗雷德在心里祈祷。

“哥哥我只是……”看到阿尔弗雷德的表情忽然的凝固,弗朗西斯是个懂事人,“想知道为什么你们进展那么快,琼斯小少爷不是说不会喜欢别人了吗?”


阿尔弗雷德抿了抿嘴,“应该……不算喜欢,但的确很感兴趣。”

“你口是心非的毛病什么时候改?”弗朗西斯见他那样便打趣道。

“告白后再说。”阿尔弗雷德边留给弗朗西斯这句话,一边骑的飞快,但愿弗朗西斯看不到自己抑制不住的笑。王耀和别人提及他了,阿尔弗雷德暗自决定哪怕晚饭有讨厌的生菜和芒果也要吃个干净。





王耀从弗朗西斯那里要来了阿尔弗雷德的电话,因为没有话题,不知道该怎么发消息,于是就只是把他的电话存在了手机里面。然后坐在沙发上思考今晚的晚饭如何解决,这时完全打破王耀沉浸在可乐卤肉的电话铃响了起来。


备注是林。王耀皱了眉头,犹豫了片刻。每次这个男人打来的电话,绝对没好事。但别人的家事和自己也没什么关系,他叫了林晓梅,“晓梅,你父亲的电话。好好聊,我出去买点东西。”



烦心事来的一个比一个快。他用力咬了自己嘴上的死皮,冒出了点鲜血。要是那家伙和嘴上的死皮一样好分离,只需要出点血就好了,不过确实和死皮一样招人讨厌。

评论
热度(20)
© ✘苏蓦安✘|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