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耀】吻

※第一次写国设,没考虑太多,就摸个小甜饼。xx(再写国设我是傻逼)

※漏洞百出

※米耀,微微微量Dover和红色,注意避雷

*祝食用愉快👯()



阿尔弗雷德偶尔很想在会议进行的时候偷偷的给王耀一个吻。那种不光明正大,也不一定能得到对方同意的类型。当然,这个想法目前来讲只能是想法,因为两个人都太惹眼了。

至少他们做不到在这种场景交头接耳还不成为焦点。


阿尔弗雷德此时正把脚翘在桌子上闭眼休息,杂噪的声音在他耳边旋绕不止,亚瑟和弗朗西斯的争执声,路德维希劝阻的低吼声,本田菊的小声叹息,伊万不耐烦的抖腿鞋底碰撞地面的声音,还有意料之外的,王耀推开椅子的声音。


“别吵了。”王耀的声音就这样不温不火,但是覆盖了整个会议室。阿尔弗雷德把脚放下坐起来。这样的王耀很少见,他平常遇见这样的情况,也只是调侃性的掏出不知道哪里来的小笼包,告诉大家不要吵。而今天,阿尔弗雷德敢肯定,会议室的所有人都应该看见了王耀的黑眼圈和皱起的眉毛。


亚瑟和弗朗西斯识相的坐好,伊万惊奇的看了眼站起来的王耀,本田菊也抬起头。

“爱开不开,快点商量快点走不好吗。”王耀坐下。众人开始低头没敢出声。他们都没想到王耀居然会因为这种事生气。


伊万看出今天王耀有点不高兴,向王耀那边坐了点,适当性的用文件遮住他和王耀的脸,“王耀,你怎么了?”

王耀看着伊万这样真诚的问候也不好意思甩脸色给他看,“没什么,就是心情不太好,加上工作很忙。”

伊万才点点头放下遮挡物。

两个人霎时间就感受到了来自某国的目光。阿尔弗雷德看到伊万用文件遮住了他和王耀的脸,心情就开始有些暗怒。除了他们,谁知道他们在遮挡下在干嘛?说不定就是他期待的某事。

王耀下意识的错开他的目光。



然后他看到王耀还是那样平淡的,一页一页的看着文件上的条例,偶尔挑一下眉。阿尔弗雷德不得不说,王耀真的很奇怪,亦或说很聪明。他对国际形式平常表现出天然和正义,而真的危及自身安全或利益又毫不留情漏出最尖锐的一面,善变又多“情”。


弗朗西斯注意到了阿尔弗雷德对王耀的目光,漏出了笑,拍拍阿尔弗雷德的肩膀,“你们最近怎么样?”

阿尔弗雷德拍掉弗朗西斯的手,没好气的回答,“不怎么样。”

阿尔弗雷德又抬头,看见王耀对旁边的马修漏出了略为疲惫的笑,然后又说了些什么后低头不语,阿尔弗雷德忽然想起了他第一次看见王耀的时候。


阿尔弗雷德隐约记得,自己随着中国皇后号一起前往中国的心情,满怀兴奋,觉得无与伦比。王耀家的盛世对于那时候的阿尔弗雷德来讲,是他所追求的。阿尔弗雷德那时候刚刚独立,急需经济方面的帮助,王耀的伸出的援助之手让他很受感激和触动,自己也要强大起来的念头从此根深蒂固。王耀接待他并没有过多的交流,只是安静的走着程序,给他一些足够的个人空间。


阿尔弗雷德那段时间看到王耀最多的样子,就是手中拿着古文竹简,低头不语。

再见王耀,是1899年,那都是两人不再想提及的事了。


.



弗朗西斯用腿怼了他的膝盖,阿尔弗雷德才从回忆中挣扎出来,见王耀站着看着他,大概是王耀的观点问题吧。

“阿尔弗雷德,你支持这个提案吗?”

王耀又问了一遍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撇了周围,便知道一定大多数国家都赞同了提议,他嘴上忽然扬起笑容,“我考虑。”


阿尔弗雷德说完后特地笑着盯着王耀,他知道对方心中肯定是不爽的,毕竟作为安理会之一的国家,阿尔弗雷德的意见某意义上来说还是很重要的。他看见王耀不可避免的皱了眉毛,咬了下唇瓣,然后坐下。这时便有小声议论的声音。

阿尔弗雷德听到了一句。

“这对最近是不是又闹别扭了?”

阿尔弗雷德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些话居然觉得有些舒服,至少这代表他们提及王耀和他的关系,第一反应不再是朋友。

“那么今天就到这里?我不介意各位多在纽约待一天。”阿尔弗雷德又拿出了招牌式的笑容,亚瑟忍不住给他他一个中指,弗朗西斯笑笑说无所谓。伊万扭头看了眼王耀,中国人明显有点不爽,近期他忙来忙去,还要克服严重的时差问题。



反正东道主都让走了,王耀毫不客气拉开椅子就要走,背后阿尔弗雷德却喊住了他,“王耀,那么着急干什么,你留一下,我找你有事。”王耀有些愤怒的回头,对上阿尔弗雷德含着笑意的眼神。联合国其余众人不得不小声议论起来,这对今天可别再整什么幺蛾子了。


王耀于是隐忍生气:“行,我在门口等你。”阿尔弗雷德看他有些生气愤懑的离开,忽然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有些想笑,看到交头接耳的其他人:“你们还坐着干什么?快去休息吧,美国好玩的可多了。”



大概过了五六分钟左右,人就所剩无几,都在离开的电梯口等待。王耀站在门口和本田菊讨论着什么,本田菊看到阿尔弗雷德出来,识时务的走开,王耀故意扭头过去,看都不想看一眼阿尔弗雷德:“有事快说,我还要回去休息。”



“这么冷漠?这可不像你的风格,不应该有点礼貌这样的吗?”阿尔弗雷德两三步走到他面前,“你说你除了1979年来美国时和我好好在这里玩过,其他哪次来不是躺旅馆里?”


“有事快说。”王耀最终还是抬头看了他一眼。

似乎纽约每天都是这样,阳光,干净,天空铺着不大不小的云彩,整个世界由此而五彩斑斓。

行,你让我有事快“说”的。他想。然后他咽了咽口水,低头吻住了王耀。


阿尔弗雷德前额的刘海轻轻扫在王耀的鼻尖,王耀被忽如其来的亲吻震惊,他看到对方的蓝色眼睛那样盯着自己,脑中迅速闪过一个念头[蓝色或许是世上最迷人的颜色],本想后退两步靠住门赶紧结束,却不料身后门并没有关紧,还好阿尔弗雷德眼疾手快扶住王耀的肩膀,否则王耀可能就要在他面前出个大糗了。


“你再想拒绝我也不用这样吧?”阿尔弗雷德脸上忍不住的笑,然后抱住了王耀,王耀说到:“我都快困死了。”说着又顺势也把手放在了阿尔弗雷德的背上。


两个人就这样拥抱着,不记得是谁先放开手,总之是阿尔弗雷德先问了王耀,他当时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一只脚尖止不住的敲打地面,然后低头:“我想让你再多待一天。”

落日余晖撒在楼外的水池面,闪闪发光着,王耀分不清楚对方脸上的红色是阳光所致还是怎么回事,“你和伊万,当时干什么呢。”




王耀忍不住笑了。“你不会就因为这个事情,一直皮笑肉不笑的吧?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

“这就是很重要的事情!”美国人不甘心,忽然就耍起小孩气,“王耀,我很在意。”他看着王耀,试图通过眼神告诉他自己心中强烈的感情,双手抓着王耀的肩膀,好像害怕眼前人会逃跑一般:“我很想得到你的肯定,对于我们,别掺杂其他感情的肯定。”



王耀很少看到这样的阿尔弗雷德,他回避过这个问题很多次,而正面回答在心头嚎叫了许久。逃避对他来说是唯一的良好通道,他不回避的确和阿尔弗雷德发生过这样那样的事,也偶尔能和别人笑着聊起他们曾经的“蜜月期”,但总无法好好告诉他一句:是的,我爱你。

阿尔弗雷德差不多也意料到了结局,自知没趣的放下手,眼神便黯淡下来。“你的意见我接受,如果你实在受不了这里,提前回去我没有异议。”

“阿尔弗雷德。”王耀拍拍对方肩膀,阿尔弗雷德立刻会意的抬起了头,嘴唇上柔软的触感惹得阿尔弗雷德想掐掐自己试试是不是假的。







王耀并非没有主动的亲吻过他。

记得79年他们对外公布建交,到夏天时,王耀邀请他以普通人的身份和他一起在北京玩一段时间。起先阿尔弗雷德不得不吐槽,中国人完全是带他生养休息的,而不是来游玩。

没有任何地方的参观,也没有专门厨师的盛宴,当然,自然也没有汉堡可乐。早上起床就是晨跑,阿尔弗雷德发现王耀爱慢跑,早饭喜欢牛奶鸡蛋,喜欢自己下厨,喜欢看书练字。

虽然没有阿尔弗雷德想象中的专属厨师,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位中国人做出的菜肴的确很是美味,热菜也能在夏天吃出爽口感。


他没有午睡的习惯,王耀却有,似乎是中国人不想在待客方面有疏忽,中午忍困也要看上去精神利落,拿着书,强撑着眼皮不关门。阿尔弗雷德自然能看得出他态度无奈,后来告诉王耀他习惯睡午觉,这一来两人才有了美满的午休时间。

王耀也并非不知道,阿尔弗雷德没有那种习惯。七一年他们见面时,王耀偶然从上司口中听闻了美国人的习惯,说是不太注意养生,还被上司“添油加醋”,王耀最后只是平淡的拍了拍那头龙的身子,一脸没在意的样子便开始安排球队接下来行程。



.


王耀自然是记住了,记住了很多细节,比如不注意养生,他除了早餐外,总会给阿尔弗雷德煲个汤,阿尔弗雷德吐槽过汤里面为什么没有东西,王耀也只是告诉他:“取精华弃糟粕。”

就这样两人大眼瞪小眼不知道翻了多少白眼给对方看,不知道王耀用了多少次下马威逼阿尔弗雷德把饭吃下去,阿尔弗雷德觉得自己身上都长了几斤肉后,王耀才决定带他转转北京。


天安门长城都不必说,绝对是必游。在阿尔弗雷德意料之外的,王耀带他去了动物园。记得72年阿尔上司访华完毕回国,阿尔弗雷德第一次看到熊猫本熊,硬是请了一星期假做了一星期饲养员。后来消息传到中国,王耀还因此笑了段时间,便开始好奇阿尔弗雷德不过一年性格居然与自己想象中开始有些变化。


阿尔弗雷德在看熊猫时不停的向王耀称赞它多可爱,他多喜欢,王耀看着阿尔弗雷德一脸欣喜的样子不得在心里吐槽果然还是个小孩。



看完国宝,阿尔弗雷德自然而然对其他动物失去了兴趣,问王耀为什么不去游乐场。王耀咬了咬嘴中的吸管,“……我家改革.开放没多久,经济不算理想,所以游乐场暂时没有..。”王耀一句话越说声音越小,他咽了咽口水,莫名感到口干舌燥,话好像都被堵住。阿尔弗雷德意识到问题似乎过于戳痛点,一瞬间居然不知该说些什么来告诉他没关系。

“大家都是这样过来的。以后都会有的,什么都会有的,所以并没关系。”阿尔弗雷德第一次觉得安慰人是这样难,看见王耀低头装作不在意的喝着已经见底的奶茶,他没原因的感到心里一抽。

“嗯。”


.


当他们回过神天色的确不早了,王耀只好带着阿尔弗雷德去了旅馆。王耀迅速的洗漱完毕,穿上浴衣走出洗漱间,头发还湿哒哒的滴水。他走到衣架前拿下浴巾擦了擦头发,反复同一个动作,水分便被吸走。



阿尔弗雷德除去上衣走向王耀的方向抬手越过对方的手臂拿起另一条浴巾,转身走进浴室。王耀在擦头发的同时在心里感慨了现在的年轻人结实的腹肌,原来这几天他的投喂还不够量。他顶着浴巾走向属于他的床铺,拉开窗帘是昏黄的路灯。



他还是很在意游乐场的事情。也许这对于一些人来说不过是游乐设施,但在王耀心里却体现出他和阿尔弗雷德的不同。他的确心慌又急躁,一个两百多岁的国家是世界霸主,而自己活了这么久却连某人一个简单的要求都无法满足。改革 开放后经济的确是在飞快的增长,但对于一个人口和国土面积都这么大的王耀来说这完全不够。是他低“人”一等。


他明白的,自己还需要更强才能在国际中彰显自己的实力和影响力。就在王耀依然注视窗外的灯光映出的一幅幅画并且发呆的时候,阿尔弗雷德从背后抱住了王耀。王耀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感到温暖潮湿的东西正依靠在自己的后背上,王耀当然知道这是美国人向他撒娇的样子。



“怎么了?”王耀试着把身子转过去,阿尔弗雷德硬是死死抱紧王耀,王耀感觉自己的背被头顶的有点疼,但并没有因此做出反抗的举动。


“你还因为游乐场的事情生气吗?”王耀听到身后传来的动静,不知为何心脏跳动的频率似乎快了起来,“王耀,你是让我以普通人的身份来这里的,所以如果你因为这种事情而感到不舒服的话,那么请你不要估计你礼仪之邦的面子了,你无论怎么说我我都不会做什么的。而且,那分明和你没有关系。”


王耀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被忽如其来的“安慰”感动到了。所有人都在告诉他【王耀,你还需努力】【王耀,你这样是永远不可能回到曾经的高度的】因此他也忘记了一个事实,无论他多努力,如果人民群众不一样拥有干劲,那么还是永远都不可能回到曾经的高度。阿尔弗雷德的一番话似乎像在人最寒冷的时候,送上棉衣一样。



王耀不知道为什么,也不明白心中涌出的感情是什么,但有一瞬间,他只想吻阿尔弗雷德。他当然也那么做了。王耀挣脱了怀抱转身吻上阿尔弗雷德有些干燥的唇。


后来,自然而然的,双人间的另一张床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王耀也不清楚那个吻到底持续了多久,总之他看到了脸红成一片并且眼神中透漏着“这是什么展开”的美国人。

王耀笑了笑。

“这样的肯定接受吗。”

阿尔弗雷德眼神瞟向别处。

“勉强接受,不过还要罚你和我去一趟麦当劳和游乐场。”


评论(11)
热度(95)
© ✘苏蓦安✘|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