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耀]到底是一见倾心还是日久生情?-1

金钱,米耀,没什么好注意的,男子高中生,贼可爱的那种(虽然我写的不可爱)

本来是米诞准备的,没啥用啊。

阿尔弗雷德作为高三A班的社交之星,成人礼这样的大事自然是要邀请班级每个人来参加,他已经准备好了每一份邀请函,并且在上面写上了自己的专属签名。

虽然已经是暑假,但他依旧能联系到每个人,同样的,他也邀请了隔壁班的部分人,即使弗朗西斯已经告诉过他B班的大忙人没几个能来参加,他还是很有热情的把大部分人都邀请了。

剩下的小部分准确来讲只有一个人,就是王耀。

他总是说不出口那句:hey,来参加我的成人礼吧。更别说伸出手递给王耀那封邀请函。

作为曾经的社交之星,作为曾经的篮球部的部长,作为天不怕地不怕的英雄,阿尔弗雷德发誓一定要亲手把邀请函给王耀--就算之前他们有过尴尬的认识和交往。

其实就是因为一个玩笑。

在刚刚开学的时候,新分班的人还都不互相认识,偶尔有一两个能靠着幸运和自己死党分在一个班里的,比如阿尔弗雷德,他就是个幸运儿。弗朗西斯是跟他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好哥们,可谓上房揭过瓦,下课补过作业,打过通宵游戏,泡对方喜欢的人。他们就那样和往年一样分在了同一个班,阿尔弗雷德和弗朗西斯确认过眼神后,约定下午去两个人最喜欢的牛肉面餐馆。

傍晚吹着不大不小的风,弗朗西斯和阿尔弗雷德去取车,弗朗西斯告诉阿尔弗雷德新学期新气象,所以新换了一辆赛车,阿尔弗雷德对他笑了笑,非常一针见血的讲:“我看你以后泡妹子人家坐哪。”

这时弗朗西斯才发觉事情的严重性。“啊,那还真是麻烦,哥哥我可是有个看中的人了。”弗朗西斯左手摸着下巴,右手扶着那辆赛车,阿尔弗雷德投去受够了的眼神,“这才开学好吧,是哪个女孩那么迷人,这么快就抓住了情圣的心?”

弗朗西斯和阿尔弗雷德把车推了出来,上车向牛肉面的方向骑去,弗朗西斯说:“是男孩。你应该有印象,之前在C班现在在B班的王耀。”

王耀?阿尔弗雷德努力回忆这个有点耳熟的名字,他记得这个人,只是很模糊,“不会吧 弗朗西斯。”他们骑出了校门,弗朗西斯脸上有着意味不明的笑,他们行驶在人行道上,夕阳的余晖落在树叶上,反映的弗朗西斯的金发有点闪闪发光--阿尔弗雷德也是,还有他的眼睛。

“是真的。不过,我听说啊,”他们骑到拐弯处,弗朗西斯卡住了要脱口而出的话,然后又恢复了直线运动时,不急不慢的,“王耀好像对你有意思。”

“啊?”阿尔弗雷德嘴角抽了抽,“开什么玩笑。”

“喂喂,哥哥跟你说 真的!”弗朗西斯的速度要比阿尔弗雷德快,他忍不住回头看他一眼。然后阿尔弗雷德表情瞬间变得复杂,伴着他的大叫。

“胡子!!停停停停停停!!!!!!!!!”

弗朗西斯这才回头!,虽然因为及时拐弯没有撞到忽然从小胡同里出现的女孩子,但他自己栽的不轻。

弗朗西斯坐在地上揉了揉自己的膝盖,急忙站起来问那个女孩有没有受伤,女孩挥了挥手摇摇头,“抱歉是我没注意,你没大事吧?!非常抱歉!”女孩急忙给弗朗西斯鞠躬,然后向前帮他把赛车扶起来,阿尔在后面一脚支撑着地面,这时一时间并没有他什么事。

“真的很抱歉!”女孩一边跟弗朗西斯道歉一边从包里翻找笔,扯过弗朗西斯的胳膊写下了一串电话号码,“我是林晓梅,如果去了医院记得打我电话,我会支付医疗费用!记住,是林晓梅!”

弗朗西斯点了点头,接过了林晓梅手里扶着的车子,“抱歉,我要先走了,记得一定要打电话!”弗朗西斯又点了点头。

直到林晓梅跑远,阿尔弗雷德才开口:“开学第一天就被小妹妹教做人,低调点吧兄弟。”

弗朗西斯低头看了会胳膊上的电话号码,然后忽的抬头看着阿尔弗雷德,“哥哥我移情别恋了!王耀让给你了!”

阿尔弗雷德觉得没栽死他真是可惜。

阿尔弗雷德和弗朗西斯最后是没有去吃牛肉面,各回各家准备了学习用具。

事实上他曾经也有过几次甜甜蜜蜜的恋爱,但都以失败告终,那些女孩最后都说了一句差不多的话,“我觉得你并不爱我。”

但阿尔弗雷德每次的确都尽了力,学了甜言蜜语,学会关心别人,尽力读懂女孩的眼神里是什么意思。同种招式用久了最后都会枯燥无味,以至于每段恋情都是前期甜甜蜜蜜,然后越来越没意思。

阿尔弗雷德对王耀没什么兴趣,他认识王耀,当然认识。他知道那个黑发的男孩,学生会副会长,认真,仔细还死板。他绝对不会对他产生兴趣的,阿尔弗雷德这样想。



第二天来到班级阿尔弗雷德看见桌子上放着的熊猫铅笔,嘴角抽了抽,然后笑着问了坐在他后面的艾米丽,“靓女,你的铅笔吗?”

“弗朗西斯放这里的,不是我的啦。”阿尔弗雷德站起来朝着第二排靠边的方向砸了过去,完美击中弗朗西斯的要害,听到对方吃痛的声音时满意的推了推眼镜。

“小混蛋,这是王耀送你的。”弗朗西斯走到阿尔弗雷德面前狠狠的把自动铅笔抵在阿尔弗雷德的手背,然后连续的狠戳了几次。

“啊?”阿尔弗雷德缩回手,向弗朗西斯的肚子轻打了一下,“别开无所谓的玩笑了好吧。”

“哎哎哎,看窗户那边,王耀。”弗朗西斯拍拍阿尔弗雷德的肩膀,他向外看,看到王耀抱着高高的练习本正要走过A班,视线忽的一转,刚好和阿尔弗雷德完美对视。

“刚刚他是在看你吗?”弗朗西斯蹲下来问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心里清楚,那个目光的确是向他投来的,但他不知道为什么,不想让弗朗西斯发现这个事情,于是他说:“不是啊。”说的同时配上了自己招牌无辜笑,弗朗西斯也就信了,自知没趣的回了自己的座位。阿尔弗雷德看着桌子上的自动铅笔,熊猫就那样单纯的看着他。王耀不会真的对他有意思吧,阿尔弗雷德想。

嘴上说着不希望弗朗西斯总说王耀,但阿尔弗雷德还是对他起了一点关注。他说不清楚王耀刚刚走过窗口时的那个眼神是什么意味,也许只是发现有人注视他,发现了之后有些不善的回应?

抱着疑问,上午难熬的课程总算是过去,阿尔弗雷德计划着和弗朗西斯如何开展豪华午餐模式,然后看见弗朗西斯已经站在了教室门口,阿尔弗雷德看见他指指自己,又指了指旁边的女孩,挥了挥手,走了。阿尔弗雷德立刻会意了:我今天陪女孩拜拜啦兄弟。

兄弟情不存在的。

阿尔弗雷德收拾了东西,和艾米丽打了招呼后跑到安东尼奥面前,这是他的篮球部部员,“和你交个朋友,一个假期过去,应该没忘记我吧。”阿尔弗雷德朝他笑了笑,安东尼奥也回敬最真诚的笑容,两个就这样 瞬间成为“好朋友”。

阿尔弗雷德和安东尼奥不熟,和艾米丽也不熟。他本人并没有这种意识,即使是不太熟的人之间他也能迅速的get到别人的爱好,然后找到话题,熟络起来。

安东尼奥是个精神大条,看见阿尔弗雷德站在自己面前时还想他们难道很熟?然后觉得也没什么,反正现在和基尔伯特不在一个班,没人和他一起吃午饭,就答应了。果然新欢比旧爱强。

阿尔弗雷德和安东尼奥走出了教室门,刚巧,王耀就从眼前走过去,一个人,没有同伴。阿尔弗雷德扭头问安东尼奥,“你以前和他一个班的吗?”

“嗯?是的噢,他一直都是这样,性格很冷,也没几个和他接触。”安东尼奥不知道为什么有接上一句,“他说话的时候喜欢看着别人的眼睛。”

“那还真可怜,一个人做事情太孤单了吧。”阿尔弗雷德对安东尼奥笑了笑,然后并肩开始讨论中午是吃校外的那家店。阿尔弗雷德向安东尼奥极力推荐了牛肉丸,安东尼奥也跟他吹嘘门口阿姨做的西红柿面多好吃。

王耀就走在他们的前面,步伐不算快,他听到阿尔弗雷德说的“一个人做事太孤单了吧。”,还有那两个字“可怜”。王耀加快了速度向前走,心里断定了他和阿尔弗雷德以后绝对不会有好的交集。

多余的同情有时会招来反感,特别对于王耀而言。他是一向远离人群,只做本职工作,有苦不说,有事憋着的类型。别人的关心他都会觉得多余。

他皱了皱眉毛,尽量不想阿尔弗雷德说的那些,尽量走的比他快。

那时阿尔弗雷德嘴上和安东尼奥讨论校边的没事,其实在想,王耀大概是非常平凡的类型,属于市井小民类型中的比较优秀的一类,即使丢在人群中很快会被湮灭,但是还是默默闪着光。

“安东尼奥,王耀朋友很少吗……?”

“是啊,好像只有亚瑟一个人,毕竟是会长和副会长,想不成为朋友也难嘛。”

直到下午,阿尔弗雷德终于做出了艰难的决定,虽然他对王耀不感兴趣,但交个朋友应该是可以的。就交个朋友。

阿尔在放学前告诉弗朗西斯在车库旁边等他,于是就开始了缓慢收拾东西。安东尼奥告诉他,王耀通常放学走的有点晚,他花了一下午想了怎么来个完美偶遇。

阿尔弗雷德觉得差不多了,就走出了教室门,他的目光有意的向B班的方向瞄,看见了王耀后就放下了脚步。拐弯,下楼梯,王耀慢慢的将超过他,阿尔弗雷德就这时忽然说话:“嗨!”

王耀停下了脚步,他的左脚在第二个台阶,右脚刚要下去又收回来,手里抱着的练习册让人没法忽视,他扭头,看着阿尔弗雷德,“你在和我说话?”

“是的,你抱这么多不累吗……?我是说,我来帮你吧!”阿尔弗雷德根本没注意王耀一脸抗拒,就抢走了大半练习册,“认识一下吧!我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三年A班。挺巧的,我上午在走廊还看见你,所以想过来和你交个朋友。”

“啊...我是王耀,...B班。”王耀忍着尴尬说着,谁能想到他上午还说和阿尔弗雷德不会有交集的话,下午这家伙就主动来找了他。王耀想到这里不由得挑了挑眉毛。

“这些东西是要送到学生会的,是每个班的班长和副班的假期工作作业。麻烦你了。”王耀略为小声说。

“没关系--助人为乐嘛!”阿尔弗雷德对王耀笑了笑。“那你跟我来吧。”阿尔弗雷德听到王耀这么说就乖乖的跟在他后面,仔细的打量他一番。

长得挺好看的。阿尔弗雷德冒出这个想法的一瞬间狠狠地在心里打了自己一拳,都什么玩意,长得好看的比他...虽然阿尔弗雷德真的没见过比王耀长得要更好看的男孩,但他还是不愿承认他已经对王耀建立的好感。那只小熊铅笔,说不在意都是假的。

想到这里,阿尔弗雷德急忙和王耀走到学生会,练习册刚放在桌子上,风就吹掉了一本。不知道为什么,阿尔弗雷德和王耀都愣了几秒后同时蹲下捡起了他。阿尔弗雷德又看了一眼王耀,他正用右手食指挠着脸颊,然后拿起了笔筒压在上面,嘴角漏出了一个笑容---自信满满,就像一个还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忽然做了一件有成就感的事情一样。

这样的一件小事,王耀都能漏出满意的笑。

啊啊,有点可爱。阿尔弗雷德想。不自觉的,他的耳根有点发红,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王耀扭头看着阿尔弗雷德,说:“谢谢你啦。”

他生硬的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他要去找弗朗西斯去,不能再停留了。

再和王耀待在一起有点危险,他需要尽快逃离。

他逃离了,跑到弗朗西斯面前时气喘吁吁。弗朗西斯拍拍他的背,“被前苏联人士追杀了?”

“.....就你话多。”阿尔弗雷德快速的给自行车解锁,骑上就走,弗朗西斯眼疾手快,跟上了阿尔弗雷德的速度。

不会真有前苏联人士追杀他吧。

阿尔弗雷德的母亲做了阿尔弗雷德最喜欢的鸡肉汉堡和咖喱饭,可是第一次见到阿尔弗雷德不想吃。琼斯夫人很担心儿子这个样子,这次准备的晚饭是阿尔弗雷德求了她两个星期的,怎么就不吃了呢。

琼斯夫人站在阿尔弗雷德的房间门口犹豫不决了很久,最后还是敲了敲门,“弗雷迪?怎么了,今天晚饭是你想吃的东西哦。”

几秒钟过去,并没人回答,随后门被打开了,阿尔弗雷德头发乱的和鸡窝一样,他不知道从哪里又找到了他的A1飞机服,开着十六度的空调穿皮衣。

“抱歉,我不太想吃。要不我先放在我房间里吧。”阿尔弗雷德原本想要拒绝,但想了想自己这样就吃亏了,就这样比较好。

阿尔弗雷德看着桌子上的汉堡和咖喱饭,第一次没有了兴致。

快点天亮吧,他看着窗外,手里握着那只铅笔。

tbc.

评论(2)
热度(46)
  1. 下页※海贼迷ASL♥珊✘苏蓦安✘ 转载了此文字
© ✘苏蓦安✘|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