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耀】我的死神1

*人物死亡设定

*是个坑。

“我们从未孤独,因为死神一直在我们身侧。”

---------------------------

王耀再次“睁开眼”时,面对他的是无尽的黑暗和空虚。他努力的想要抬起手,摸摸周围是什么,却无力让它行动,他身体已经不能再使用了。

但他能听见和思考。王耀反应过来,他已经死了,他躺在棺材里。他听到了家人的声音。林晓梅断断续续的抽泣,王嘉龙哽咽着拍打谁的后背,王濠镜和谁寒暄。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受。死后的世界需要面对的就是这样的空虚吗。

他多想伸出手,去抱抱林晓梅,告诉她,“我一直在这里,等我回到家,给你做好吃的盐酥鸡。”他想握住王嘉龙的手,告诉他,“眼泪没必要忍耐。”他想笑着对王濠镜说,“忍受不是情绪抒发的最好方式。”


他知道,林晓梅也不总是任性的妹妹,小女孩总是有些骄傲,他不想看这样的爱笑的女孩流泪-因为他;他知道,王嘉龙并不讨厌他,只是恨自己不能和正常人一样,能充满朝气;他知道,王濠镜不是不爱他的家人,只是多年来的沉默寡言,早就塑造了这样的他。



他想出去拥抱每一个人,他还不想死。王耀感到大脑一片混沌,他耳边的声音在放大,他想起他死前的睡梦,似乎那么漫长,而事实上是短暂的。他在睡梦中死去,又在睡梦中永远苏醒;他将听到家人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却什么都做不到;他会被人遗忘,直到没人记得他。


他从来没有想过,死亡后的世界,竟然如此让人怅然若失。孤独的一个人,就像以前一样,或许没什么。他开始仔细听着外面的声音,好像安魂曲一样,抚平他灵魂的波动。

他还能听见,还能听见他们的声音,至少暂时还能感受,他是真正的被关怀的。在这里,终于没有谁是异类,因为这里只有他。



他不清楚,过了多久,人群似乎散去了,没有说话声了,只剩下树叶沙沙,鸟儿鸣叫和风的声音。世界本该如此寂静。

天空现在是什么颜色?橙色和红色交杂,掺一点白色。他们把他葬在了哪里?是他讨厌的公墓,还是他家农场的某个角落?没关系,他还有大把时间来慢慢思考。

或许人早就需要这样的安宁。




王耀陷入了沉睡。他又梦见了那年车祸,14岁时。轿车就那样撞向他,来不及躲闪,只有紧急刹车的声音和一声“咚”。他只记得,车头多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手印。当时他并没有哭,而是安静的给母亲打了电话,当看见母亲担心的样子时,心里的紧张终于得到了支撑,他就那样哭了出来,爬在母亲的怀里哭的稀里哗啦。然后他明白,没有人会因为疼痛想哭,他只是没找到自己的安全感所在,然后自己小腿轻度骨折住进了医院。


他忽然好想母亲。想念童年母亲掌心的温暖,发间洗发露的味道,衣服上清爽的感觉,干净的黑色眼睛,好看的金色圆框眼镜。他想念母亲送他的宠物狗珍妮,原来失去是这样令人难过。

他再也得不到家人的微笑,从此往后,他们再次想起王耀,脸上总会是悲伤,不再是自豪。







“王耀,王耀。”

什么在呼唤他。他睁开眼睛,黑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逝去,代替那的是现实的色彩。似乎是他家的农场。他就那样,站在他家农场里。

“王耀,王耀。”

干净的少年音,王耀循着声音走去,青草穿过王耀的身体,或说灵魂,他向前走着,试图找到那声音。蓦然的,一个少年出现在王耀的视线中。

“王耀,对不起,我来晚了。”少年对王耀说。


“你是谁?”


男孩对王耀笑笑,说,“我是你的死神,阿尔弗雷德-f-琼斯。”王耀感觉这个名字是这样的熟悉,好像他曾经常常挂在嘴边,可他也清晰的感受到,在他的生命里,从来没有出现过叫阿尔弗雷德的男孩。眼前这个阿尔弗雷德的样子这样的熟悉。

“我认识你吗?”王耀问。

“我不知道,如果你认为认识,那就是,如果不认识,我也是你生命中从未出现过的人。”阿尔弗雷德听到这个问题,答案脱口就出,这是他思考了十七年的问题答案。



死神是一个有趣的职业,对阿尔弗雷德来说。每个死神都是人,最初始的死神死后,灵魂游荡,直至找到自己的负责人,开始监管负责人的一生,让负责人最后死的好看点,然后领导负责人进行十天的人间最后旅游,至此,负责人变为死神,而原来的死神投胎。阿尔弗雷德之所以选择王耀,就是因为他的先天性心脏病,这样他便不用一直无所事事守在这个人身边一辈子。

“那你什么时候勾走我的灵魂?”王耀问。王耀自己也不确定这是他的询问还是他自己在耳语,但阿尔弗雷德的确听见了。

“你还有十天,能做你这辈子都做不了但想做的事情。”阿尔弗雷德说。

王耀觉得灵魂状态很奇怪,感觉不到泥土接触脚心的湿软,但的确存在能踩住的东西。王耀这辈子想做的事情,是奔跑。

但他还是对阿尔弗雷德说,“我对这个世界没有留恋。”要隐藏,只要不被发现,无论是谁都不会感受到自己的欲望。他的病情一直都是家人的负担,从出生就是。他怎么会不明白这一点。不要面对你觉得难堪的事情。




王家早上的早餐是很特别的,没有鸡蛋牛奶,也没有燕麦粥,王家的早餐是一杯白开水和,一片面包还有曲奇饼干,以及长跑。王耀从记事开始,就发现他和家人的习惯大不相同,每次,父母只吃那些,他的白开水会变成牛奶,面包会有果酱夹心,他不会有长跑。

王妈妈总爱摸着王耀的头,“耀长大了才可以慢慢跑,不要剧烈运动,耀只要安安静静的就好。”母亲的十指会穿过他的头发,他总能感受到母亲手心的温度,那么温柔,那么轻的拂过心头。

这种感受是王耀的童年最幸福的感觉,为了这种感觉,王耀总是听王妈妈的话,他在十二岁前,从未奔跑过。




“那你,今天晚上要回你自己的房间睡一觉吗?我们还有十天时间。”阿尔弗雷德这样对王耀说。他怎么会不知道王耀想要干什么--只是一次真正的奔跑而已。他守护了王耀十七年,王耀的生活的点点滴滴都被他尽收眼底。哪怕是王耀生命的最后时刻,王耀趴在桌子上想着明天要带珍妮去剪毛这种事情他也清楚。



“可以吗?我想回去...”王耀不自觉向前走了几步,“我想回去看看。”阿尔弗雷德听王耀这样说,立刻在面前画了一个圆,“你不要动。”阿尔弗雷德用圆快速从王耀的头顶落下,王耀再睁眼时,已经在房间里。

他先是感叹了死神的功能全面,随后看向自己的书架,已经被完全清空,一点痕迹都没有了。王耀想要抚摸书桌,想要感受木质书桌的细腻和温柔,然而触碰到的仅仅是空虚。他什么都感受不到。

对,他已经死了。

评论(3)
热度(36)
© ✘苏蓦安✘|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