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耀/红茶会】那个拉文克劳,我的猫头鹰喜欢你-2

当王耀悄悄飞到半空中时,亚瑟暂且没有搞明白为什么阿尔弗雷德这小子忽然对他这么热情。那个一直以来都碍眼的家伙,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跑到亚瑟身边,说“柯克兰级长,上次你那个魁地奇比赛实在是太帅了。”

无聊的客套,亚瑟想。


阿尔弗雷德随后对亚瑟漏出了一个看上去还算干净的笑,亚瑟点点头表示感谢,随后开始扫视四周。他一点都不想和这个看上去一点教养没有的人在一起,现在他更想搞清楚的是王耀这个人,而不是自己亲爱的同级生阿尔弗雷德。

天空似乎被刷上漂亮的天蓝色油漆,却又被泼上了白奶油,太阳的光芒总不能均匀的覆盖在大地上,风吹过每个人的脸颊,草地沙沙作响。似是一副漂亮的乐章。

阿尔弗雷德看出来亚瑟对他爱理不理,虽然心里懒得跟他说这么多,但总不能一手毁了自己的大计。他要缠住亚瑟柯克兰,这样他就不会再有招惹王耀的机会。说不定这样,王耀还会感谢感谢他。


亚瑟这时忽然说,“阿尔弗雷德,你看到那位格兰芬多的级长了吗?”阿尔弗雷德偷偷翻了个白眼,心里想,鬼才会告诉你咧。

“他好像不见了。”这时阿尔弗雷德才开始环顾四周,的确,王耀不见了。代课老师还没有发出练习的指令,王耀却已经不见人影 难道是自己骑着扫把走了?这不是王耀这个好学生的风格。

亚瑟感到忽然狂风骤起,只见阿尔弗雷德已经跨上扫地准备向天空飞去,只留给亚瑟一句话。

“抱歉,我离开一下。”

亚瑟看见阿尔弗雷德的额前金发在空气阻力作用下被吹开然后冲向与他的眼睛一样深邃的天空。这小子真是关心王耀,亚瑟想。

女教授的呼唤声在阿尔弗雷德耳边回荡,他越飞越高,他觉得,王耀肯定就在上面。还差一点。

他猜对了。王耀在云之上看天边太阳的下方蓝天,恰好背对着阿尔弗雷德。云层之上的阳光与洁白是世间任何色彩都无法绘出模样,恰好也算是照映了那句“这一切只有诗人才能欣赏”。阿尔弗雷德静静的注视这一切,他嘴中不断吐出白气,云层之上还是有些冷,即使距离太阳又进了点,但这个星球可不允许他那么舒服。风呼呼的吹过王耀的长袍,蓝色在阿尔弗雷德的眼里泛滥。他就差那么一点,就要把王耀这两字叫出来了 。

就那时候,王耀忽的转身了,刘海遮住了他的双眼一瞬间,阿尔弗雷德不确定那一瞬间王耀是否是看着他,但他确确实实看见了王耀的唇语,王耀说,“i love you.”


王耀看见阿尔弗雷德的眼中只有片片的自然,似乎他知道,阿尔弗雷德一定会找到他一样,风吹动王耀耳边的碎发,拂过他的脸颊,王耀背着光,阿尔弗雷德却能清楚的看见他的笑,“恭喜你,找到我了。”

阿尔弗雷德也笑着说, “无论你在哪里,我永远都在你身后。”



阿尔弗雷德和王耀一起回到训练草地上时,教授狠狠的瞪着阿尔弗雷德,随后宣布斯莱特林扣五分,转身又对王耀说“这小子让你费心了。”这种话,搞的王耀苦笑不得,只得点了点头。

阿尔弗雷德在教授身后对王耀吐了吐舌头,随后故作伤心的走到亚瑟身边对亚瑟道歉,说自己做了对不住斯莱特林的事情,亚瑟也知道阿尔弗雷德完全是装的,就也装模作样的说了句没关系。

下课后,王耀本想找阿尔弗雷德聊关于西方国家的节日,却向前看见阿尔弗雷德和亚瑟柯克兰在一起谈论最近的魁地奇比赛。

..果然不是一个院,还是会淡友谊啊。王耀想到这里,向前走的步伐又慢了一些,不知道阿尔弗雷德和亚瑟在说什么,他把手搭在亚瑟肩膀上,对亚瑟毫无忌惮的笑。王耀甚至想不起来,阿尔弗雷德上次这样毫无估计对他笑是什么时候。


不知道王耀觉得心里有些烦。他忽然想起刚刚在半空中,阿尔弗雷德的笑容,阿尔弗雷德被阳光照射的金发,阿尔弗雷德的透明一样的宝蓝色眼睛。阿尔弗雷德说的“无论你在哪里,我永远都在你身后。”

这种心情太糟糕了,就像石头压在心头,或说登上珠穆朗玛峰喘不过气一样难受。明明刚刚还不是这样。

王耀在魔药课上还在想那一幕,直到旁边的娜塔莎碰碰他的胳膊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居然做出了一小壶迷情剂。王耀小声请求娜塔莎不要乱说,然后急急忙忙把迷情剂找东西盖上,装进自己的口袋。

啪嚓。王耀打翻了一个烧杯。海格力斯教授听到声响,终于从椅子上站起来问这么回事。

“抱歉,教授,是我没注意烧杯就在胳膊旁边。”王耀低着头对高大的海格力斯道歉,他本认为海格力斯会发脾气,而还好他只是要求王耀在所有同学都离开后把教室打扫一遍。


王耀暗自叹了口气,还好没有被扣分。等到所有的人都离开的时候王耀乖乖的打扫了弗朗西斯留下的多余不明液体,伊万不小心卧裂的烧杯,正一切都好好进行着,王耀听见身后有开门声,回头一看。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自然的走到王耀身边拿起了拖把开始帮王耀打扫房间,王耀拿着抹布擦拭桌面。古老细腻的木材在王耀的清理后被昏暗屋子里的灯光照的有了一些反光,王耀不知道为什么,像是赌气一样,说“怎么了,不去陪你的级长,跑到这里来帮我?”

阿尔弗雷德听到王耀这么说,忽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不可思议的看着王耀,满脸都是“我没有”的解释样。

他拎着拖把走进王耀身边,随便拖了王耀身边的地,他抬头,发现王耀一直在看他。

“王耀,我讨厌亚瑟柯克兰又不是一天两天了,你不知道吗?”阿尔弗雷德站直,一手臂搭在树立的拖把杆上。王耀侧身看阿尔弗雷德,他能看见被阿尔弗雷德撸起的袖子下精致的小臂,每时每刻都充满力量,似乎要去蛊惑别人一样,“我知道。可是,你似乎现在不讨厌了。”

阿尔弗雷德听见这句话皱了皱眉,一时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他本来就无权干涉王耀的感情,作为朋友的立场来说,他对亚瑟设的局,说不定也只是他自己一厢情愿,何况,自己对王耀应该也没感觉。而王耀的反应让他很好奇,是吃醋了?亚瑟的?

他看见王耀左手攥紧了他口袋中的什么,右手却故作轻松的放在桌面上拿着抹布,阿尔弗雷德觉得不对头。

“你手里拿的什么?”

阿尔弗雷德靠近王耀,居高临下看着眼前的人,把手伸进了王耀的大口袋 。王耀攥的很结实,阿尔弗雷德伸手触碰到王耀的手,顺着那双手摸到了那瓶药水。他用力的从王耀的手里抽出来瓶子,高高聚了起来。

王耀只能伸手问阿尔弗雷德要,阿尔弗雷德本想转身离开,却后腰撞到桌子,王耀又在前面垫着脚尖伸手抢,阿尔弗雷德的背努力向桌面靠近,他感觉面前的人就差蹦起来了。王耀一手支撑着桌面,另一只手伸在半空,踮着脚尖抢迷情剂。阿尔弗雷德斜着身子,大拇指一撬,盖子被打开了。


“阿尔弗雷德,给我!”

“王耀,你可真闲,还有功夫做迷情剂。”

“快点给我!”王耀咬咬自己的嘴唇,“那不是迷情剂,不信你就喝口试试!”王耀实在没有下招,只好这样说,心里想,你要是喝了就完了。阿尔弗雷德闻言,怔了一秒后笑着对王耀说,“这可是你说的。”然后半扭头低手喝了那瓶魔药。

王耀清楚的看见阿尔弗雷德的喉结上下运动,粉红色的药水随即消失。



王耀愣了。

他觉得自己可能这辈子都没有像今天这样心波动这么大过,他的胸膛深处有什么在剧烈的跳动,仿佛一切都在嘲笑他,“你看,你最好的朋友喝了你的迷情剂,教授和母亲一定会说你!”


王耀收回了踮起的脚尖,平稳的站在木质地板上,抹布放在桌子上后转身就走。他在离开大门的一瞬间回头看了阿尔弗雷德的表情和神态有什么不对,一直在心里祈祷“我只是随手做的,那不是迷情剂。”


...天哪,阿尔弗雷德喝了我乱制的药水,不会变成傻子吧。无论什么理由,如何做心理安慰工作,王耀知道,这一切就是这样发生了。也无论那是迷情剂,还是其他药水,想让阿尔弗雷德吐出来也不大可能了。

他并没有离开,只是站在门口靠边上的墙边,等待阿尔弗雷德出来。

没关系,只是一瓶自己连原材料都模糊的药水而已。什么都不会发生的,谁都不会爱上他的。如果从前就保持好朋友的关系,那么一会一定也是好朋友的关系。

阿尔弗雷德出来了,王耀吓了一跳,立刻上前去问阿尔弗雷德怎么样。阿尔弗雷德对他,笑了笑,“看样子还真不是那玩意,我觉得....至少一切都还正常。”

天空一如既往,只是多了些夕阳的橙色,飞鸟羽翼划过天空,至少一切都还正常。

但不知为什么,两个人心中却有些落空感。

什么都不会发生的。

评论(1)
热度(34)
© ✘苏蓦安✘|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