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耀】《以上欺下》-5

*我真能拖。每天在学校晚上给自己定的计划是美滋滋的写几百字,结果计划赶不上变化,还是睡觉好。……1234都准备在改,大概6的时候再放出吧,我以前写的是什么玩意。……

*告辞!



听从阿尔弗雷德的嘱咐,王耀毫不犹豫的给了他二十斤负重让阿尔弗雷德去跑圈。训练他在行啊。
岂不乐哉。
他回想刚刚阿尔弗雷德的举动随后看着在阳光下挥洒汗水的国王,他站在一边,不知为什么,想起了往事。


阿尔弗雷德几年前对王耀极其冷漠,直接把他分配到远地驻军。当王耀再回来时,他发现自己早就被排除在了内政之外。王耀心里怎么可能不知道都是阿尔弗雷德一手安排,却没多言,只听从命令,约一年后又回来了。

  他首要任务是报告与讨论军资问题,却硬是站在行政堂门前站了好半天才等来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远远见了王耀原本面笑带喜色,瞬间降回冰点。他一步步走近行政堂,却又在门口岔路拐弯。
“我很累,没时间跟你聊这些。”阿尔弗雷德摔下一句话。
“那就等您休息好再说。”
“我不会来的。”
“该来的总会来。”


然后阿尔弗雷德怒气冲冲的离开,王耀也被罚去了三月俸禄。
王耀没太在意,反正他有钱。

最后自然是王耀独自完成了大部分军队要务,一切都安排的妥妥当当,基本毫无错误。王耀所不知道的,大概就是阿尔弗雷德那时候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讨厌他,只是没好意思表达出来。



谁让只要王耀在,他就能省下大把时间不去一心管着朝政了呢,王耀总能把很多事情安排的轻松合理,不但找出问题所在,还能安排方案和解决方式。这样的聪明忠臣丢了哪里找?!



可就是阿尔弗雷德心里清楚这样也没法好好面对王耀,他不喜欢王耀自带的长者风范和傲然感,这样的对比好像他的国王只是徒有虚名,傀儡国王,而并非出自自己的意愿来管理国家。



一开始小时候他还能把在他面前辛勤工作,书桌前莹灯不灭的王耀当做自己心中的榜样,长大了后,心理的成熟和贪婪占据了尚为少年的阿尔弗雷德,他对王耀接手内政极其讨厌,就像自己的东西被别人占据。



可当他把王耀排除朝堂外时,又像断了左膀一样,政事对他来说还是太过沉重。老臣们鸡蛋里面挑骨头,却挑出骨头也不说个原因,也不给个方法,那时候阿尔弗雷德才意识到王耀对他的重要性。





后来,后来就这样了。

阿尔弗雷德气喘吁吁的跑完十圈跑到王耀面前,王耀拍拍阿尔弗雷德的背,若有所思的说,“你还是要加强锻炼。”心里却想着,让你平常不好好按照安排进行训练,活该自食其果了吧。



阿尔弗雷德没说什么,大口喘着气,抬手擦去了脸上的汗后伸手一个OK的手势给王耀。
阿尔弗雷德想到了什么,王耀似是还没好好吃饭。于是他抬头对王耀笑笑说,“你去休息吧,我走了。”



不会吧……?阿尔弗雷德这小子难的也开始学会谅解他了,是不是大鬼又来对他进行了心灵教育?果然心灵鸡汤还是有一定效果的嘛!
王耀没多问,蹲下身子为阿尔弗雷德解开负重。随后王耀转身把负重放到一边,转头时阿尔弗雷德正对他挥手,王耀笑着送了他。


随后王耀回了帐篷,整理完文件后擦了擦他的剑,心里想着最近发生的不可思议。


阿尔弗雷德态度转好,疏光组织拿下,军营遇险……,自当阿尔弗雷德成年来,发生不少令他为之动容的事,也确实在自己身上放下了不轻的担子。是天谴吧。



正缄默的思考着,王嘉龙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

王嘉龙没瞅见王耀手里的擦剑布,反而只见王耀把刀刃靠近手腕,“哥……?”

王耀闻言抬头,放下了手中剑对他笑了笑,便不想那些事,随口问,“阿梅呢?”王嘉龙在自家大哥面前倒是不拘小节了,随便找了把椅子坐下,“林晓梅在家,盼着猫回去,盼着梅花开。”



王耀眯眼看了王嘉龙一眼。这小子还是心不在焉,眼睛不知在看什么。看了王嘉龙一会,王耀往后倚了倚。林晓梅这样已经有段日子了。
自从小时候林晓梅被人拐了去后,每年林晓梅都会有几个月的沉默,倒是捣乱不停,自我伤害不停。王耀怕她出事,就把她锁在自己屋里,远离任何能够伤害她的事情,什么刀,绳子,板凳都没有,王耀就差给林晓梅造个棉花糖做的屋子让她住里面。



“今年她盼不来梅花了,”王耀看着桌子上的小瓷杯,他细细抚摸杯子杯口,笑说“樱花倒是有可能。”



“您就知道开玩笑。”王嘉龙翘着二郎腿,做了一会。他又不是傻,林晓梅最讨厌的就是樱花,或说喜欢樱花的那个人,王耀这般说,也算是说笑了。王嘉龙又细细一想。不对啊,王耀是开这种玩笑的人吗,林晓梅可是他的宝贝心肝啊。
“哥,你什么意思?”王嘉龙把腿放好,看着王耀。



王耀对王嘉龙笑了笑,把手中的小瓷杯杯口扣在桌面上。“阿梅的毛病,…是受了刺激出来的,这样看来,想让她好起来,我们就让她再刺激一次。晓梅的毛病我们早就求了天下名医,眼前就这法子不错了。”


这法子也是王耀想了很久才决定告诉王嘉龙的。王耀看王嘉龙一眼,王嘉龙眼中满是不可思议,却还是沉默不语,点点头,答应了。



“……就让大鬼带她去吧。”王耀撇了一眼王嘉龙,果然还是没用过什么手段做事的孩子而已,成长少,经验少,“贝什米特会同意的。甚至……会很乐意。”




------

阿尔弗雷德回到自己的房间后,仔细想了很久,关于与王耀的关系这一方面。……脑海里又浮现出刚刚把王耀几乎压在桌子上的样子了……都什么跟什么。


他跟王耀到底算不算“好朋友”或说“好上司和部下”?很奇怪,似乎在自己记忆里,除了小时候常常跟王耀心平气和甚至带有玩笑意味的说过话,越是长大了,还越是讨厌他了。


总之,阿尔弗雷德很不喜欢王耀剪的短发!分明没有之前好看!虽然不只是在意这一点,可也一定有其成分。
好烦啊好烦啊,找谁聊聊天就好了。阿尔弗雷德苦思冥想一位好朋友。噢,阿尔弗雷德猛的一拍桌子,还有王嘉龙呢!手一挥,让旁边的侍卫去一旁找王嘉龙。

王嘉龙在的话,关于王耀的疑难杂症都能轻松解决,岂不妙哉!




王嘉龙正在一边跟王耀吃酒菜聊家常正高兴,听到侍卫来唤他去跟阿尔弗雷德聊天,心里头不大爽,但还是去了,谁让人家是国王呢。


王耀就此送去了王嘉龙,嘴上说:“好好跟阿尔弗雷德聊聊。”见王嘉龙点点头离开的样子,王耀看见王嘉龙嘴角的一丝笑,便以为王嘉龙很不乐意跟自己在一起。其实王嘉龙是很不乐意跟阿尔弗雷德在一起。


王耀心里闷,连饭都不想吃。拿着筷子戳了戳盘子里面的菜,刚想吃一口却因为王嘉龙不在而大倒胃口,干脆让人把东西撤下去。


专门找我的不痛快。抢别人弟弟算什么本事,自己没有王后啊!!!
王耀心里如是说。





阿尔弗雷德远在那边等王嘉龙来,坐在椅子上打了个喷嚏。感冒了?没理由吧。

都夏天了呢。
嗯,夏天来了。窗外的绿色枝丫包裹的不知名的花想要迸发出它储存了一春的香味,更加努力的去生长,去吸收阳光,去开花。闪光的绿叶照映的地面铺上轻轻浅浅的草色,清新养目,石子路和树,草,花还有人都完美的结合为漂亮的艺术品。是活生生的,就像生物幽幽的行走。
城外的女孩子们开始换上新裙子,男孩子们开始缠着父母买一辆自行车--夏天是少年们骑行的最好时光。男女都慢慢忙碌起来,但骨子里还是懒散,还是慢悠悠,堆积的工作再怎么多都不会害怕--夏天,什么都能稍微拖一拖的吧。

黑桃城的夏日就像童话。
阿尔弗雷德看着窗外,想起王耀曾对他说过的这句话。
……是真的耶。

评论
热度(28)
© ✘苏蓦安✘|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