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会/金钱】《那个拉文克劳,我的猫头鹰喜欢你》1

*红茶会,米耀朝耀有

*和喜欢的人聊的一些东西。送给她,也给自己。

HPparo,斯莱特林米、斯莱特林英和拉文克劳耀

一切归于平静。猫头鹰在人的手臂上,瞪着眼睛不知道在看些什么,猫咪摇起尾巴带着敌意,车站一时间多了不少人。又是开学季。

一位,两位,穿过墙壁,登上前往霍格沃茨的列车。嘟嘟、嘟嘟……列车发动,王耀轻车熟路的走向火车的深处隔间,摊开书本开始继续自己学习新的一年的课本内容,右手拿着魔杖轻轻挥动 时常发出一点红色的闪光。

走廊穿来些许卖零食的阿姨的声音,坐在王耀身边的男孩早就耐不住性子,急忙喊,“这里这里!”

“两盒巧克力蛙,一包怪味豆,谢谢!” 王耀依然是沉默的、看着书,只稍稍瞥眼看过去,目光立刻回收到书本上。

他旁边的金发男孩打开一个巧克力蛙,那只蛙一蹦蹦到了王耀的书上,留下了不太美观的印记,然后蹦走了。

“阿尔弗雷德...!”

王耀用着不耐烦的语气说着那个男孩的名字,阿尔弗雷德捂着嘴偷笑了起来,随后塞进嘴里一个怪味豆、不错、是草莓味,然后对王耀说,:“抱歉啦……。”

王耀颇为嫌弃的合上书,伸出手示意给他也来一个怪味豆。

阿尔弗雷德和王耀两个人从小就认识,两家交好,两个孩子自然是也要在一起好好相处。可惜两个人性格差的太远。王耀生性冷淡,对感情没有太大概念,没有过于喜欢的东西——除了他的猫头鹰,滚滚。阿尔弗雷德是个活泼的孩子,嘴巴甜,会说话,跟谁都能很快的打成一片去,就偏偏和王耀玩的时间最久。

阿尔弗雷德也觉得王耀这个人挺没有意思的。跟他玩这么就百分百奇迹了。

两方家长也因为他们能在一起玩这么久而感到惊讶——他们大概除了都喜欢吃,没别的相同之处了。在阿尔弗雷德小的时候他妈妈就试着问阿尔弗雷德,“弗雷迪,你喜不喜欢小耀?”

阿尔弗雷德被忽如其来的发问忽然问到了,当时他才五岁,没有太多顾虑,甜甜的声音说。

“耀长的很好看!”

双方父母毫不犹豫加深了感情。阿尔弗雷德是不以为意的,他觉得就只是单纯的和王耀玩的好,王耀也这么认为。他们在霍格沃茨上一年级的时候偶然得知这件事,背地里狠狠地嘲笑了艾米丽和王春燕。

他变着花样的对王耀好,给他买喜欢的书,帮他照顾滚滚,还开始学会了嘘寒问暖。王耀却还是认为:哎呀,不过只是好朋友之间的举动而已。阿尔弗雷德也同样,觉得好朋友不应该就这样吗。

他们在去霍格沃茨前,统一目标是格兰芬多。王耀本人更加心水拉文克劳,阿尔弗雷德也心系斯莱特林。可惜王妈妈和琼斯妈妈,也就是王春燕和艾米丽却从小就告诉阿尔和王耀:一定要去格兰芬多学习。

其实就是两位妈妈的曾经愿望而已。

两位少年最后非常争气的,都没有分到格兰芬多。王耀天生聪慧又安静,被分进了拉文克劳还当选了级长,阿尔弗雷德不晓得为什么被分进了斯莱特林。艾米丽听说后大喊不公平,他的可爱活泼欠打皮的要死的儿子居然进了斯莱特林??春燕安慰艾米丽:万一是这小子从小到大藏的深呢。

艾米丽表示接受。

“阿尔弗雷德,如果你不想再回伦敦最好快点醒醒。”王耀晃了晃还在睡梦中的他,阿尔弗雷德揉揉眼睛。拽着王耀就往外走。

王耀心里默默感叹这种方法果然好用。走了没多久便到达了霍格沃茨,他们分开各自回到自己的学院队伍,王耀便带着四年级的学生前去开学典礼。

拉文克劳们安安静静的走向会场时不知为什么忽然所有人都安静了,阿尔弗雷德称这是拉文克劳们“神奇的感染力”。

所有人就坐,王耀抬头看向阿尔弗雷德那边,阿尔弗雷德感受到王耀的目光,给了他一个笑。王耀礼貌的回复了他的笑容,然后注意到了另外一个在他身边的金发男孩。

好像没怎么见过。

他转头问旁边的莫娜。莫娜笑了笑,对王耀说,“级长你也太不喜欢多走走了吧?他是斯莱特林的四年级级长”

这时候那个男孩也注意到了王耀的目光。他笑着回复了王耀 ,随后低头向阿尔弗雷德说着什么。王耀低头一口一口吃着甜点,想着真的要多走动走动,就听到旁边的莫娜告诉王耀,“级长,虽然说出来有点不好意思,但是啊,你成绩这么好又这么聪明,魁地奇也很擅长,算是学神了。不过你不常常出来走动的原因,大家都以为,你是来自东方的修士呢。”

王耀差点没呛死,他咳了半天才勉强舒服下来,“真的那么惨吗?”

“是啊。”

王耀想以后还真的不能一直憋在书里了,还是要扩大社交范围以证明自己的真实存在,不过为什么阿尔弗雷德从来没有把这些事情告诉过他?……说好的好朋友呢!

晚宴结束,他带领大家回到城堡西边,拉文克劳公共休息室。进去的时候听见跟在他们后面的王嘉龙淡然对鹰环说,“或许您改更新一下题库了。”

“万一你们进不去了呢?”它回答他。

“总能进去的。”

王耀始终没说什么,鹰环的提问难度的确在一点点提高,不过还好,一般是按照年级的提升而增加难度,这并没有给他增添太多困扰。毕竟作为级长,回答问题这件事情总是他来最先思索。

清点人数看大家进入休息室的时候王耀总感觉哪里不对,好像有个人、或说两个人在某个角落看着他。直到他最后进入休息室的时候,他向四周看了看。

没有人 ,或说在他视线范围内没有人。王耀直接进入了休息室,步伐不由得加快。

他最讨厌弄虚作假。

站在对面台阶的穿着隐身衣的亚瑟看得出来王耀发觉了这里有人,也就慌张离开。亚瑟不太清楚为什么要一路看着王耀,像病态的视奸一样。今天不是他第一次见王耀,但绝对是他第一次看到王耀的正脸。他觉得王耀挺有意思的。

……刚刚吃甜点的样子让他想起家里的黑猫。

想着想着,亚瑟就回到了斯莱特林休息室,开始准备休息了。随后听到阿尔弗雷德在休息室里向本田菊吹嘘,这个暑假王耀在功课方面怎么怎么教他,他现在对新书本的知识多了解。本田菊根本不屑于理他,只顾着做自己的事情,亚瑟坐在椅子上装作闭目养神,实际在偷听阿尔弗雷德说的什么。

他忽然有点想好好了解一下这个拉文克劳。敏锐、聪明、狡猾。

却不小心听着听着睡着了。

王耀整夜没有睡好,他很好奇,是谁一直对他穷追不舍,……可别是变态吧。

直到天色要亮了,王耀才昏昏沉沉进入睡眠。他做了个不太好的梦.梦里他身处黑暗,却有无数双眼睛看着他,眨巴眨巴的。可是当他看向黑暗的眼睛,那些眼睛又会闭上。

第二天,早餐结束后王耀也没看见阿尔弗雷德,本想问问他昨天那人是不是阿尔弗雷德的恶作剧,想了想不如就在之后的飞行课问他吧。

“级长,你在想什么呢?那个、果汁溢出来了……。”旁边的梅格小声提醒王耀。这时王耀才发觉红色的果汁溢出杯子,打湿王耀的上衣,蓝色的领结染上了一丝红。

“我去一下卫生间。”说着王耀就站起来走向卫生间,他走的时候听见有人小声说,“级长今天有点心不在焉?”

是有点心不在焉。他走到卫生间清洗了衣服,身后忽然走来一个人洗手,把他吓了一跳。

“呃?!”王耀吓的一抖,金发的少年也被王耀这一抖搞的有点尴尬,“抱歉,不小心吓到你了吗……?”

王耀笑着说了句没事,抬头对上那男孩的眼睛。绿色瞳孔,像蛇一样。这个人是昨天晚宴看见的,斯莱特林的级长吗?……怪不得是斯莱特林呢。

王耀正准备离开 ,随后忽然想起来什么一样,问亚瑟,

“对了,请问你知道阿尔弗雷德在哪里吗?”

“阿尔弗雷德?”亚瑟用手托住下巴思考状,“那小子,大概去了图书室吧。”王耀听后有些惊讶,但脸上总归是没什么表情,向亚瑟点头后离开。他好像听见亚瑟冷冰冰的声音,在他离开之后轻轻说,“昨天是我哦。”

虽然没有找到阿尔弗雷德,但王耀心里确定了一件事情:昨天晚上的人是他。

同样的眼神、冷冰冰的瞳仁、相同的威压。就是他。

王耀咬了咬嘴,心里对亚瑟的好感从零蹦到了负值。以至于第一堂飞行课也依然没给亚瑟好脸色看。阿尔弗雷德看王耀神色不对,就在飞行练习时在半空上偷偷靠近王耀问他怎么回事。这个人啊,什么心事都能藏的好好的,但就是会被阿尔弗雷德一眼识破。

同样的,那边的亚瑟脸色也不太好,阿尔弗雷德瞬间就想到了什么不太好的事,心里面莫名其妙的生闷气。

该死的亚瑟柯克兰!

评论(6)
热度(112)
© ✘苏蓦安✘|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