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题

11.替对方挑衣服

王耀和阿尔弗雷德逛街,阿尔弗雷德换了很多套,最后王耀说,“我觉得你穿哪套都不错,不亏是我的压寨夫人。”

阿尔弗雷德穿着那件衣服真的蛮好看,他在镜子面前转来转去,听见王耀这句话,转身对王耀笑着说,“今天晚上让你看看谁是谁的压寨夫人。”
“……不敢不敢。”

12.讨论关于宠物的话题

阿尔弗雷德喜欢狗,王耀喜欢猫。后来阿尔弗雷德在妻管严的情形下还是顺着王耀说喜欢猫。王耀看阿尔弗雷德一脸不意愿的噘着嘴,回想他平日的举动,“我还是喜欢狗多一点,要不然怎么可能要和一个金毛度过余生。”


阿尔弗雷德想了想,“我忽然也喜欢猫多一点点。你看你,有时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生气了,但是哄哄就好了,有时候还特别黏人。你说人家都是狗狗配,猫猫配。我们狗猫配算不算奇迹?”

“我们狗猫不打架已经是奇迹了,何况还交往这么久了呢。”


13.一方卧病在床

王耀生病了,烧到了三十九度。阿尔弗雷德很着急,问王耀把汉堡放在头上会不会好起来,王耀极其虚弱的说,不行。然后闭上眼养神。
阿尔弗雷德很少生病,因为他身体好,运动也多。
阿尔弗雷德看见王耀闭上眼急坏了,“王耀你别晕啊!我不会照顾人,也不想下辈子和个植物人过啊!”

王耀感觉自己身体好像跟火烧的一样,但也止不住的冷的发抖,眼一闭睡觉了。
果然笨蛋的思维方式和别人是不一样的,王耀想。

14.午睡

阿尔弗雷德有午睡的习惯。王耀因为早上喜欢赖床他就不睡午睡,午睡时间大多数是看书。
阿尔弗雷德偶尔会陪王耀一两次。初春的时候,阿尔弗雷德陪王耀看书,没忍住睡着了。头趴向王耀那个方向,王耀没忍住亲了一下他。


15.帮对方吹头发

王耀一直想剪头发,可是阿尔弗雷德不让,说是这样更好看。
每次王耀洗完头都是阿尔弗雷德帮他吹头发,一开始,虽然头发吹干了,但是乱糟糟的非常不好梳。后来阿尔弗雷德越来越有经验,并且告诉王耀,“你以后的吹头发就放心的交给我吧。…你要是放心,也可以把你的心交给我。”


16.出浴后的怦然心跳

阿尔弗雷德平常闲着没事就做做健身,有几块腹肌。晚上睡觉的时候王耀忍不住就想摸摸手感。阿尔弗雷德受不了。他一被摸肚子就忍不住想笑。
那天他又去锻炼了,回到家后满身汗就去洗了个澡。

阿尔弗雷德洗完澡出来,穿着白衬衫沾水,身上的肌肉肉眼可见,摘掉眼镜的样子也更显成熟。他金色的头发上还沾了点水,出来的时候用毛巾擦着脸,扯出一个笑送给王耀。

王耀觉得阿尔弗雷德的笑容太过灿烂了。一瞬间竟然看失了神。反应过来的时候阿尔弗雷德走到他面前挥了挥手,“没想到耀你也是个颜控。”


王耀红着脸迅速的用被子蒙住头大声告诉他,“今天晚上你给我睡沙发去!”


17.庆祝某个纪念日

“王耀,跟我来一下。”阿尔弗雷德蒙住王耀的眼睛,一步步向前走去,王耀有些紧张的抓住了阿尔弗雷德的衣服,鬼知道这小子又想干什么。

一步,一步。不知道走了多少步,上了几楼,大概是天台了,王耀即使被黑布蒙着眼睛,也能感到透过来的一丝光亮。
这小子要什么?

“睁眼吧!惊喜!”
眼前是按照顺序摆放成心形的蜡烛和孔明灯,整个天台布置的像舞台一样。

“今天是我们在一起的第999天,从现在起,你从今往后说的任何有关分手,都无效,英雄我自动忽视。”

19.离家出走

王耀和阿尔弗雷德吵架了。王耀几乎是愤怒的摔了们离家而去,他打了个出租,随口报了个地名就走了。
美国他人生地不熟,一会走着走着就哭了,他甚至忘了为什么他们为什么吵架,他只记得那感觉,阿尔弗雷德看他的时候,眼神就像看怪物一样。

他走着 走在路上。脸上挂着一点泪痕 他已经走了很久。男子汉哭什么哭,王耀告诉自己。直到来到一条街上,王耀扭头看见了一家商店,里面卖的是瓷娃娃。

神使鬼差的王耀买了一对。是中国娃娃和美国娃娃。王耀拎着袋子乐滋滋的走了。那个美国娃娃挺像阿尔弗雷德的,就是没有眼镜。

他走到街上,找了把长椅坐下歇歇脚,硬是抱着那个长得像阿尔的瓷娃娃数落了半天。

“你干嘛生我的气啊,我也开不起大玩笑的好不好,你都做出那个表情了,肯定是厌恶我了吧。如果我回中国了,你也不能怨我,这是我们自找的。可是我特别喜欢你。我发现我们很少在一起好好的聊天,好好的吃一顿饭了。我们似乎从在一起直到现在,只说过一次我喜欢你吧。”王耀看着那个娃娃,时不时用指尖敲敲它的脑门,“我特别没有安全感,好像不抓紧一点就会失去你,我很害怕啊,阿尔。”

王耀一股脑吧自己心里想说的话,全部说给了瓷娃娃听,说着说着就说起了阿尔弗雷德是怎么告白的,说阿尔弗雷德是怎么和自己度过第一个新年,说了很多很多。最后他对着瓷娃娃笑了笑,把他放在椅子上,又把中国娃娃掏出来,对它说,“我们回家吧,回北京。”

王耀站起来准备走,把美国瓷娃娃留在了椅子上。掏出手机也没看到未接电话和信息,关了机拍拍手拿着中国娃娃走了。


阿尔弗雷德急疯了。他之前在王耀手机里装过定位,他以为王耀很快就会回来。但是当时针指向12的时候他意识到王耀真的生气了。他焦头烂额的想,王耀会去哪里?第一次接吻的场所,第一次在一起看电影的地方,他告白的地方……没有,通通没有。

他的按照手机上显示的最后一个定位的位置,只看见了长椅上有一个瓷娃娃。那个娃娃很像他。

评论(4)
热度(44)
© ✘苏蓦安✘|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