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欺下》--4


*老样子,米耀,金钱,黑桃设,预计十章左右完结
*情人节快乐,所有有情人一定要好好在一起

王耀醒过来的时候是半夜,嘴巴很干,饥饿一涌而上,抓起床头柜上的水就喝了,阿尔弗雷德趴在他床边睡着了。


静默片刻。王耀看见了亚瑟。准确来说是亚瑟的意识体从墙穿过来了,透明的亚瑟给王耀使了一个手势,指着门,“出来一下,有事要说,这里不太方便,小心别让阿尔弗雷德醒来了。”

王耀也就没想太多,蹑手蹑脚的下了床,穿上鞋腿一抖就跪那了。咚的一声不太响,阿尔弗雷德动了一下,没再有动作便轻轻走到了门口。

外面挺冷的,亚瑟站在风里,让王耀不要动,说着他走过来了。“你昏迷这段时间我把事情调查完了。”

王耀听到后心中先是扬起了一阵高兴,随后问亚瑟,“我昏迷多久了?”

“……一个星期了吧。”
“这么久了……,说说那件事情的结果吧。”
风吹的王耀的衣服发出“哗啦”的声音,医院的病人装很是单薄,亚瑟为了显示自己的绅士风度,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王耀身上。


“是黑桃的那个组织。你应该是知道的吧,疏光组织。表面打着商人团伙的名义,偷偷在民间开卖毒品,他们杀的那群士兵,是你上代就吩咐的一陨石。”亚瑟说着,观察王耀的表情变化。

“陨石……?”王耀小声说了句,眼神中的疑惑被亚瑟看在眼里。正是黑夜,王耀两边的刘海被风吹的难受,他随手撩了撩,“疏光一直都是打着明幌子做暗事,我一直很头疼,你找到什么证据了吗?”


“他们做事还是不够谨慎,我查清楚魔力波动后发现那是少有的土系魔法使所为,我让人查明现在黑桃的土系魔法使有那些,然后找人拿着吐真糖去一一登门拜访。说实话,我一开始还害怕万一不是黑桃的怎么办,然后就接到消息说找到了。”随后亚瑟看着王耀,“一切解决了。”


“谢谢你了…。”王耀处于礼貌先说了感谢,随后还是问了亚瑟,“但你到底是谁?”
这个问题像是两人之间的屏障,亚瑟怔了怔,良久,他才说,
“……我是谁不太重要 我向你保证,我绝对不会伤害黑桃,好吗?”



王耀皱着眉头,不知道怎么回答亚瑟。亚瑟是选中的王后,他自然不会威胁到黑桃什么,可是为什么要躲避这个问题,是王耀想要弄清楚的。不过亚瑟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想来也是不会轻易暴露自己是身份,王耀故作轻快,
“这还算差不多。外套还你,我赶紧回去,谁知道小国王什么时候就醒了。”


王耀回去的时候阿尔弗雷德还是那个姿势趴在那里,王耀小心翼翼的上床,给自己盖好被子,准备继续睡觉。至于肚子的饥饿问题,就留在明天早上好了。
他转身一躺,在阿尔弗雷德的头上留下一吻。然后又赶紧转过身去,红着耳朵睡觉。

他头发有股清香。




早上,阿尔弗雷德去开会,王耀醒来吩咐人拿来衣服,他换上制服拿起剑准备回骑士团,不知道谁报的信,阿尔弗雷德来了。王耀照常行了鞠躬礼,阿尔弗雷德气喘吁吁的喘了会气,“身体恢复的还好吗?”


王耀朝阿尔弗雷德笑了笑,“一切都好,放心吧,已经能开始正常工作和训练了。”
阿尔弗雷德本想和他道歉,那句话一直憋在嘴里,久久说不出口。王耀和他就这样面对面站着,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尴尬。王耀咽了咽口水,“王,我还要赶去骑士团,恕不能一直在这里耗时间,我退下了。”


说完王耀就要朝着门口走去,走到他身边的时候阿尔弗雷德小声的说了句,“对不起。”
阿尔弗雷德本以为王耀听见这句话能站住,回头朝他笑笑。王耀没有,他好像什么都没听见一样还是直径走出去,没回头。


回到骑士团,王耀受到了很大的欢迎,之后王耀看他们闲的没事做,安排下去很多任务。留下自己一个人在他的屋子里朝着沙袋挥洒汗水。一次次的打击沙袋以及挥剑,他的右手臂有点疼。抬起手来一看,是那个伤口裂开了。


真麻烦。想着,王耀坐在椅子上把绷带拆开,准备绑的紧一点,一口咬着沾血绷带,一边抹药水。

阿尔弗雷德真是太闲了。或者说他太想见到王耀了。他偷偷摸摸又跑到,刚好碰见王耀这一幕,阿尔弗雷德第一反应是王耀又受伤了。

他走进王耀房间,“王耀,你又受伤了?”

王耀不太高兴,什么叫又受伤了,如果这样让你觉得不喜欢,你完全可以不看,干脆也不要来骑士团,我包个伤口你还管?



“陛下。恕我直言,您是不是太闲了?”王耀站起来拿下嘴里的绷带,朝他鞠躬。

阿尔弗雷德无奈,他挥挥手示意仆人们都出去。王耀三下五除二的随意把伤口包扎好。


“是很闲。”阿尔弗雷德说。
“很闲就去给自己找点东西看,可千万不要懒惰,19岁的年轻人不应该充满活力吗?”王耀说年轻人那个词的时候故意说的很重,同时一拳打在沙袋上,他嘴里很是不屑,心头很烦。

他现在不想看见阿尔弗雷德。他需要时间一个人待一会。




阿尔弗雷德偏偏粘他,其实阿尔听得出王耀的不爽,但是他想看王耀炸毛的样子。
他一步一步走进,王耀对着沙袋一直攻击,直至感受到阿尔弗雷德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他停手。

拿毛巾擦了擦汗后,阿尔弗雷德靠近王耀,挑起他的下巴,“老年人教教我怎么不闲?”


“谁是老年人?!”
“我说你是老年人啊,虽然看上去只有二十多,其实你自己都忘了自己多大了吧,骑 士 长 。”
王耀不喜欢别人拿他的年龄论事,有些气急败坏,却不知道怎么发泄怒火。


他在心里安慰自己,不能生气,不能生气。这孩子才19,还只是个小鬼而已,我已经是个成熟的人了,不值得。
他平定自己的情绪后,装模作样的摸摸阿尔弗雷德的头,“国王乖,不知道怎么填满自己的时间是吧?没关系!去,门口我的士兵们正训练呢,去跟他们玩吧,老年人要去吃饭了。”


“可是我是国王哎。”阿尔弗雷德任着王耀摸他的头,随后把他的手拿下来,握在自己手里,强迫其和自己十指相扣,“国王难道没有资格让骑士长大人亲自训练吗?”

“我说我要去吃饭!”王耀试着甩掉阿尔弗雷德的手,却被那人紧紧扣住。这小子力气怎么这么大?!阿尔弗雷德干脆把王耀一步一步退到桌子那边,两个手紧紧握在一起,压在桌子上,让王耀动弹不得。


“国王还管不住你?”阿尔弗雷德向前倾着身体,王耀不得不向后倾,他的腰抵着桌子,整个人都被阿尔弗雷德锁住。

“你这是以上欺下吗?!”王耀憋了半天说。

“是啊。”阿尔弗雷德也毫不含糊。

评论(4)
热度(30)
© ✘苏蓦安✘|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