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欺下》--3


*红茶会的修罗场,主打是金钱,米耀无差,好茶后期是友情向
*我决定不再半夜发东西了。早安。

最终还是沉默了。

王耀和亚瑟站在两边等候坐在那里的阿尔弗雷德发言,片刻的沉默,亚瑟先发制人,“我知道,现在说什么你都听不进去,但能不能快点别耗时间。”

阿尔弗雷德听亚瑟这么说皱了皱眉头,“如果你来做这个国王,你看你的骑士和自己的准皇后那个样子,保准你也无话可说。”



王耀始终是沉迷一言不发,也没多余的精力再说话了。他感觉很累,眼皮很沉,似乎下一秒就会睡过去,其他的噪音,只是背景音乐。亚瑟差点就和阿尔弗雷德吵起来,但是他一直在心里安慰自己:我是绅士,不能和三岁小国王一般见识。


“这样,是月底举行封后大典吧?亚瑟柯克兰先生,关禁闭到封后大典当天。王耀先在我房间门口站一晚上,我没想好如何惩罚。竟然你不想休息,那就不要休息。”

亚瑟看见阿尔弗雷德离开的时候,在心里骂了一句,真是恶趣味的小鬼。王耀跟着阿尔弗雷德出去了,出去的时候回头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亚瑟,明显的不相信,质疑,还有敌对。


亚瑟很快被一群士兵“送”回自己的房间。
……拜托,我这么厉害的魔法使是这么好禁足的?



————。

随着一声沉重的关门声,王耀又清醒来一些,阿尔弗雷德小孩一样的要求王耀拖去外套,说是附加惩罚。王耀自知理亏就没再准备说什么,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握剑的手上,身体向前倾着,以免自己体力不支摔倒。



他对阿尔弗雷德的这种惩罚没有什么抱怨,都是自己应得的,同时也抓住了亚瑟柯克兰的把柄还勉强的表面解决了北区的事情,不算亏。就是有点累。王耀深知就算这个时候偷偷站着眯一会眼也不会有人发现,但他还是没睡。


阿尔弗雷德到底为什么生气?因为亚瑟,他的准皇后和他的骑士长做出那么暧昧的举动?总之,如果只是因为自己休息的这件事情,是完全不可能的。他这种啰啰嗦嗦的老家伙,怎么都是让人喜欢不起来的。



他就那样站着,这期间屋里有摔东西的声音,但片刻终究归于平静。他不清楚站了多久,挺冷的,对他来说,这种冷似乎成了打起精神的良好药剂。



冷风吹过,王耀打了个寒颤,他头有点昏,摇了摇头想提点精神。他继续向窗外看去,好像看见了亚瑟柯克兰的脸倒映在玻璃上。
王耀忍不住闭上眼,不想看见那个人。




不行,不能,不可以。他还是睁开了眼,他四天没有任何睡眠了,脸上的那道疤忽然有点疼,他抬起手摸了摸,那已经结了疤。



王耀从来就不是一个滥情的人。以前 包括现在,对待所有人都是冷漠的,就像嘴上的死皮,有的时候咬掉很疼也无所谓,也要带着血把它撕下去,吐了。就像刚结疤的伤痕,很痒,但是一旦扰烂了就会流脓水,但是为了自己舒服,王耀把它再扰烂也无所谓。

还是温柔点对自己吧。他摸着那道伤疤,放下了手。

他很薄凉,对所有人都是一样。对自己也不爱惜,打心底明白:反正死不掉的。对自己下手也是狠心。

就他昏昏沉沉想要睡去的时候,几乎用了全部力气,撸起袖子用剑划了很深的口子,来刺激自己的精神。这招果然好用,王耀这么想。

血循着王耀的手臂流下,滴滴答答的低落在地上,原本以为一会就会血小板自动止血的王耀开始担心起来了。为什么还在大出血?
他有些发颤的举起自己的右手臂,连握拳都开始费力气。
算了,总会好的。



他开始麻木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王耀感觉这具身体不是他的,难过,笑 没有表情的时候都是能在脸上看出来的。但他感觉自己好久没有发自真心的开心或者难过,完全被无情包围着。

包括疼痛这件事情。大家都见过死人,王耀作为骑士长,每次出征都会见到很多人死去,在初代时,王耀还因此伤心过很久。后来干脆麻木。

那时候他常常夜里惊醒,想到士兵们在临死前的无助和恐惧,他会很害怕,他觉得自己很无能。他会在晚上去找那个古罗马人,告诉他自己的想法,然后坦然接受罗穆路斯的安抚。

手臂上的血显然流动比刚刚缓慢不少,只可惜明天要让人来把这里清理一下了。

他想,阿尔弗雷德应该已经睡着了吧。这样的小鬼会做什么梦?不会是草莓冰淇淋吧。……那个还蛮好吃的…昏睡去了。他还是倒下了。

他梦见了罗穆路斯的背影,望不到边的沙漠和长长的飞舞的披风。




阿尔弗雷德在屋子里一直都没能睡着,他一直很不安。一种没源头的不安在他心头泛滥——他以前从来没这样过。他很担心王耀的身体,很担心他会不会在门口倒下,但是阿尔弗雷德倔强的性子没让他把王耀叫进来休息。

他忽然感觉被孤立了。小时候只属于自己的骑士长忽然被抢走,再没有和他那么熟悉的人了,被一个王国孤立。他忽然有点讨厌亚瑟柯克兰,他不希望这个人担任王后这项职务。


可是这就像王耀说的那样,天注定的,是改不了的。他心里泛起不甘和嫉妒的滋味。

他干脆躺在床上闭眼准备睡觉,可惜只要闭上眼就是王耀和亚瑟两个人说说笑笑的场景。

他记得在他刚遇见王耀那年,王耀也不大,但是总是能一个人应对下很多事情,就算有其他国家故意挑事也应对自如。那时候的王耀就已经闪闪发光了,耀眼的夺目。

他想起来那句话,“要做骑士长和黑桃的英雄”。现在算什么呢?也许当时王耀只是随口一说,根本没有其他的意思吧。

阿尔弗雷德就这样睡着,没有在意之前的那一声不正常的声音。像是什么很重的东西忽然从半空中坠落,“咚”的一下,他感觉看可能是自己太困了,也许是这样吧。


第二天起床开门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昨天所说的话有多蠢,他质问那些来来往往的仆人为什么看见王耀倒在地上却不扶的时候,有个女孩颤着声音说,“因为,这不是您说的惩罚吗?”

他吩咐了人快点把王耀送到医务馆,想了想又把亚瑟放出来了。之后他还是不放心,准备去亲自照看王耀,祸是他自己闯的,总不能不负责。

他回自己屋的时候,看见了地上的血,没想那么多,毕竟王耀这样的人什么做不出来。只是皱了皱眉头就去医务馆了。

王耀很虚弱,无论从精神状态来说还是他的身体现状。他嘴唇有些发白,被检查出来右臂的刀伤的时候阿尔弗雷德皱了皱眉头。

“你们先去休息吧,我看一会骑士长,有不对的地方会叫你们的。”

听见王这么说,那群医生也就悄悄的走了。忽然很安静,平静到只有风和两个人呼吸的声音。神使鬼差的,阿尔弗雷德低头吻了吻还在昏迷中的那个人,随后埋在王耀的颈处,“对不起。”


王耀闭着眼睛,丝毫没有醒来的意思,阿尔弗雷德就守在他身边,说起以前的事情,各种大大小小的事情 阿尔弗雷德都记着。



“……但是我感觉很奇怪,你明明是在看着我的,为什么像是在期待另一个人?会不会是你之前告诉我的 这个国家的初代?…阿伊安.琼斯?”
“快点醒过来好不好?”

评论(2)
热度(38)
© ✘苏蓦安✘|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