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欺下》--2

*夜晚才是更新的好时间。
*金钱组,米耀,好茶友情向,黑桃设。这章金钱戏很少,大部分好茶(……有一点点红茶会。)((还有一点点修罗场。))



王耀得到阿尔弗雷德的允许,便回了骑士团,安排了训练任务,准备处理完军中要务再去好好睡一觉。他已经三天没怎么合眼了,这半个月睡眠极其不足,已经到达了飘飘欲仙的境界。




就要吩咐人把文件拿上来的时候,他的弟弟兼助手王嘉龙告诉他,“没有。”
王耀正坐在公务桌上,等着处理事情却没把事情等来,等到了一句没有。他站起来,对王嘉龙说,“别开玩笑了,我都半个月没回来了,怎么可能没有……。”



王嘉龙就知道王耀会这么说,他推着王耀走出军账,“我早就已经拿去国王他的书房,国王和王后主动提出帮你处理了,所以没必要担忧这些。大佬你还是快点去休息吧,一路辛苦了。”


……他们两个帮我处理的?看样子这半个月相处的还不赖……应该为他们的感情而开心的吧。王耀想。他出了帐篷就碰见了亚瑟。亚瑟显然是很着急的赶过来,他气喘吁吁的大口呼吸,一只手搭上了王耀的肩膀弯腰喘气。

“亚……,王后?”王耀被亚瑟的举动所惊到,亚瑟的手放下他的肩膀时,王耀有意无意的伸出手想要扶他一把,却被亚瑟一个“不需要”的手势回绝。



“你有休息吗……。”亚瑟的语气明显是在试探王耀,他听的出来,但他不知道亚瑟在试探什么。 风很大,亚瑟逆着光,额前刘海吹的很乱,王耀看不清他的眼睛,甚至看他的身体都很模糊,身后军队训练的样子似乎停滞了,模糊的紫色黑色银色混合在一起,像黑夜。

发生了什么。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轻快的说,



“已经休息好了,有什么就说吧。”

他强撑着弯眸笑。

听见这句话,亚瑟皱了皱眉毛,随着王耀又进了军账。坐在办公椅上,挥挥手示意王嘉龙离开。王嘉龙刚想张口说王耀的事情,就被王耀一瞪瞪回去了。

其实王嘉龙不太高兴这个时候亚瑟来,刚好打扰王耀休息,走出帐篷的时候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亚瑟感受到了来自王嘉龙的一瞪,像个小孩一样趁他走出去也瞪了他一眼,然后清清嗓子开始回归正题。
“……接下来我的话可能会很冲。还是北区,你离开后安置的军队,在你刚离开就被偷袭,仅存三人活着,两个苟延残喘,昏迷不醒,还有一位已经精神崩溃。根本了解不到是谁进行的偷袭,对方退出的非常彻底,一点影子都没见。…怎么回事,你不会不知道吧。”




王耀听见的时候瞳孔紧缩,但还是在亚瑟面前站的笔直,十个手指在身后紧密握在一起,出了冷汗。人员伤亡严重,在不知是哪个国家做出这种举动的情况下是不可轻举妄动的,质疑四大国的任何一个,都会使局面陷入僵局。…完全是他的失误,如果说是敌人刚好在他离开的那天展开进攻,虽说也是有可能性,但可能性是很小的。他呼吸无意的加快,虽然这不算第一次在他这么多年任职期间的第一次,但绝对是最不光彩的一次。
恶劣事件。




“……你认为是哪个国?”亚瑟没拐弯,在这骨节眼上也没有时间说个话拐那么多弯。阿尔弗雷德是不知道这件事情的,年轻的国王往往不知道会做出什么决定。毕竟还是年少轻狂。先不让他插手为好。



王耀走向前把桌子旁的箱子里的地图拿出,黑桃与红心接壤,红心国夹在方块和黑桃之间,梅花国土和三国隔海相望。黑桃国大陆的轮廓,王耀太熟悉了。这么多年为它付出,为了他深爱的地方。
王耀思考片刻,“尽快查明边境近期的出入人员状况,还有外来船只的登记……在没有确定的情况下,哪怕是黑桃的人员都很有必要调查清楚底细。这是目前来说的一种方法。”



亚瑟点了点头,“但如果是魔法使所做,也并不是没有其怀疑的根源。现在能这么强大的魔法使已经很少见了。而且能使用这么极端手段的人,多少应该都会留下魔力波动的残渣,这样四个国家都是拥有怀疑可能性的……现在的好办法只有……”他犹豫了一下,王耀见他不再说下去,就明白了这个即将成为王后的人想说什么。




“暂时掩盖。”但这并非好方法。他们两个人都知道,这种方法简直可以说是耻辱,是一个国家最不光彩的地方。王耀打算秘密雇佣赏金猎人调查北区的魔力波动和边境进出登记,港口就交给了亚瑟。



最麻烦的,是那些士兵的家人安抚。北区大部分军队的军人是年轻士兵,都身强力壮,哪怕在那么寒冷的地方里也是很活跃,往往异常荒冷的地方,也会因为他们的到来增添一分色彩。



这些两个月有一次通讯机会可以和家人沟通,再过些日子就是通讯的时间,如果不及时处理他们的亲属,那才是最关键的。




“放心,亲属安抚方面我会解决。”亚瑟站起来拍了拍王耀的肩膀,用眼神安抚他,示意不要紧张,我们尽力而为,好的结果会有的。
王耀接受了这种安抚。亚瑟的眼睛很漂亮,祖母绿加一点下雨后,雨水落在叶子上折射的绿光。
绿色真是温柔的颜色。




“对了,亚瑟……你对这种事情很熟练吗……?”王耀忽然发觉,他分明从来没有告诉亚瑟过骑士团的地址,在他到达仅有5分钟左右亚瑟就追上来,并且没有人带领。帮他处理事情也是嘉龙送去的,从刚刚讨论的语气来说,虽然紧张但是对方一直很是谨慎并且很是轻快的说着。
明明来到这里没有多久。



“亚瑟,你是谁?”
王耀忽然的质问让亚瑟有点惊讶的睁大了眼,亚瑟放下了在他肩膀上的手。





“我……?”亚瑟转到王耀身边想开溜,王耀一个转身揪住他的衣领,身高虽是比不上眼前的年轻王后,眼中的怒视却让亚瑟看的有些头皮发麻。他和王耀身体挨得很近,王耀能感受到亚瑟的每一声心跳,王耀抬头看着亚瑟,亚瑟的耳根有点发红,不知道是心虚还是因为王耀的举动,“…喂,反应这么大干嘛?怀疑我的身份…?我可是被选中的王后哎, 怎么可能会亲手危害我所生活的国家……”说到这里亚瑟低头靠近王耀的耳朵,极其戏谑的说,“还是说你害怕我伤害你宝贝的国王……?”

听到亚瑟的那句话王耀不经意的颤了一下,连揪着他衣领的手的力量都减小了三分。




“…王耀,你不是去休息了吗,你和亚瑟在干什么?”来者正是阿尔弗雷德,至少在阿尔弗雷德的眼里,他们不是在对峙,反倒是一种暧昧的角度。王耀“依靠”在亚瑟的怀里,亚瑟轻笑着低头对他说话。……无论从哪种方面来说,都足以让阿尔弗雷德暴怒。他努力的稳住气,王耀和亚瑟都傻了,但还是快速的放下了对方。




阿尔弗雷德极其冷静的说了一句,“……我说,这是半个多月没见面的老情人叙旧?”。

评论(1)
热度(52)
© ✘苏蓦安✘|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