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上欺下》--1


*金钱组,米耀,微好茶,黑桃设。



王耀从黑桃国刚刚创建的时候就是骑士长,他是被“神”选中的人,每每有新王登基,年龄就会重置。

……所以目前来说,一直都是这么荒唐的活着。王耀本人是这么想的。每次有新王登基,他的年龄就会从13岁重新开始,但是记忆是不会抹去的,大概是为了能够看上去和小国王差别不大吧,他想。

阿尔弗雷德成为国王的时候才9岁,还只是一个满嘴“世界的英雄”的小鬼(虽然现在也是,但不是小鬼了)。一切事情都压在了看上去只有13岁左右的王耀身上,好在他有办法快速解决并且不出错误。

那个时候阿尔弗雷德就会在王耀的身边,用着惊奇而且佩服的目光看着王耀,爬在王耀工作桌子的对面,“骑士长好厉害,不愧是hero的骑士长!”


王耀由于身高原因,坐在那里的时候还不的不在椅子上垫点东西,方便能够更好的批阅文件。他就边工作,边笑着对阿尔弗雷德说,“是啊是啊,我是英雄的骑士长,那么英雄长大了之后,不但要做黑桃的英雄,也要做骑士长的英雄啊。”

对于小阿尔弗雷德那个年龄来说,王耀的那句话是很难理解的,但是看到自己的骑士长那么认真,嘴角上扬着,轻快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手中的笔也没有停歇的样子,小阿尔弗雷德还是把这句话记住了。非常深刻的记住了,并且写在了自己日记本的第一页,“做骑士长的和黑桃的英雄,是第一奋斗目标”。



王耀只是随口一说,没有放在心上,他只是一遍一遍的重复着坐着一件事情,“辅佐小国王长大和获得实权”。好在那些年一直都没有战事出现,一切都还好。




阿尔弗雷德十八岁那年,王耀领来了一个人。
亚瑟·柯克兰,被选中的王后。……或者说,被选中担任王后这个职位的人。
那天阿尔弗雷德很烦。三件事,一是因为亚瑟的到来而不得不提前起床,二是要和没有见过面的人定为“夫妻”,三是这个人是王耀带回来的。
他十五岁了,很多事情都懂了,也明白这种事情是一辈子的终身大事,但是是被选中的,所以自己不能说什么。可他就是生气了。


王耀对他的质问“凭什么连王后都是安排的?!”这句话,只是冷漠的回答,“我们这种人的一辈子,早就是被规划好的,你不需要对它提出疑问,只要服从就足够了,这样才能享受到另样的自由。”


阿尔弗雷德感觉自己的血管都快炸了,但还是极其冷静的,就像在释放自己身为王的威压一般,“……没人喜欢你那种活在枯燥乏味,被规矩所束缚的自由下,至少,我不会像你一样这样服从。”


……这小鬼,真是无可理喻。看着阿尔弗雷德大步流星离开的背影,王耀坐下面对文件堆积的桌子,十指插进自己的长发,胳膊肘抵着桌面,低头不知道想着什么。
是我太无趣而让他不高兴了……?他很久没有这么烦,或者有点想生气了,人活得久了就会磨去一点锋利的棱角,这么多年下来,王耀已经成了个好脾气。可今天面对阿尔弗雷德冷淡的那句话,还是有点烦。
原来我这么无趣。



第二天清晨,宫殿桌子上一如既往地放置许多早餐,和以往不同的是多出的那道餐具。
王耀总是很早就在哪里等待阿尔弗雷德前来吃早饭的,但他今天起床就去找了亚瑟,带他熟悉环境。
昨天才和王耀吵过一架,阿尔弗雷德来到大厅吃早饭又没见到王耀人,心里再次炸毛。
“躲我?!”


阿尔弗雷德一边闷闷不乐的用叉子把鸡蛋戳了不知道多少洞,一边想要不要道个歉……毕竟那是把他教育大的骑士长。


一阵脚步声穿来,阿尔弗雷德抬头看,是亚瑟。亚瑟比阿尔弗雷德大一岁,有一双漂亮的绿色眼睛,黄色短发,个子算高挑。瘦瘦高高的,但是阿尔弗雷德看着就是不喜欢。……王耀为什么不在。


“等骑士长?这几天就别想见他了,他刚带我熟悉完环境就去北区了。”亚瑟自顾自的坐下开始动刀叉吃早餐。


“北部?去哪里……。”没等阿尔弗雷德说完,亚瑟就打断了他的话,“有国闹事 他前去解决,他跟我说你们昨天晚上吵架的事情了。”亚瑟看着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两指按压着自己的睛明穴,闭眼不愿再看,也不想再说。

“18岁了,国王大人请为自己的言行着想。”




在这里的几天,阿尔弗雷德很少和亚瑟说话,或许是真的听进去了一些劝告,开始认真工作起来。亚瑟倒是很悠闲,暂时还没有开始封后大典,这里基本上没有他的事。

阿尔弗雷德在这几天没怎么好好的吃过饭,可乐和汉堡倒是不停,后来闲着无聊也会主动和亚瑟聊上几句。
……十句话八句都是讨论王耀。

王耀是半个月后回来的。他剪了短发。阿尔弗雷德正在喝茶,亚瑟的茶艺很是不错,浓度,温度和火候都把握的恰到好处,甜点也是会做很多,唯独不敢恭维的是厨艺罢了。

王耀进来汇报工作的时候,坐在王座上的阿尔弗雷德差点就呛死。
“……是你吗王耀……你的头发……?”
王耀向阿尔弗雷德鞠躬后,站好军姿笑着说,“和地方打斗时感觉太碍事了,就顺手剪了。”

阿尔弗雷德倒不是很在意他的头发,……反倒感觉这样蛮帅的。他没法忽视的是王耀脸上的一道刀伤。已经结巴了,但是在东方人有些泛黄的脸上还是明显的很。

“你去休息吧。”阿尔弗雷德说着走到王耀身边给了他一个拥抱,抱的很紧,阿尔弗雷德能感受到王耀身上一种浅淡的花香——但是他不知道是什么花,明显的,王耀来之前好好的整理过了。阿尔弗雷德虽然比王耀小,但是比他高了不少,王耀整个都被阿尔弗雷德抱在怀里,动弹不得。
就这样不知道抱了多久,阿尔弗雷德低头在王耀耳边说,“短发很好看,但继续留下来好吗?脸上的疤抹点药,好好休息。”

松开的时候,王耀看见了阿尔弗雷德耳根那丝很难察觉的微红。

评论(1)
热度(68)
© ✘苏蓦安✘|Powered by LOFTER